华西都市报 -A12 时光-
A12时光
  • ·双色球“行家”真的飘了!成都747万元大奖得主来领奖啦
  • ·四妹崽
  • ·香龙茶
  • ·两个爸爸一个女
  • ·野南荞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两个爸爸一个女

  

□张萃勇(射洪)
  四川射洪有一个特殊家庭,由两个爸爸和一个女儿组成,没有妈妈。这个家庭为什么没有妈妈呢?这还得从37年前说起。
  1982年那个寒冬,在一个寒风凛冽、雪花乱舞的上午,射洪明星镇何应文家来了一位太婆。太婆在山上破庙捡了一个女婴,知道何应文老婆正在坐月子,就将女婴送到何家讨奶吃,希望何家能收下这个孩子。何应文夫妇已有两个女儿,实在无力再养一个孩子。
  何应文想到自己那两个光棍舅舅,如果他们愿意收养这个女婴,一来孩子交给了可靠人家,二来两个舅舅老了也有依靠。何应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到舅舅家征求意见。两位心地善良的老舅,50来岁了,没想到从天上掉下个女儿来,自然乐意收养这个女婴。
  他们给女婴取名王大芳。舅甥约定:大芳在外甥家生活一段时间,断奶后,再送到舅舅家抚养。两位老人符合收养子女的条件,王大芳的户籍顺利落到了舅舅家,两个舅舅从没分过家,王大芳有了两个爸爸。
  虽然没有妈妈,但在两个爸爸外加“表哥”一家人的悉心照顾和老师同学们的关心下,王大芳得以健康成长。王大芳聪明懂事,学习刻苦,成绩名列前茅,期期都有奖状捧回家。
  1999年7月,不到17岁的王大芳初中毕业,以优异成绩考上射洪师校。收到录取通知书时,王大芳高兴之余更多是惆怅:家徒四壁,学费从何而来?她知道两个年迈的养父已经山穷水尽,只好向“表哥”何应文求助。
  不巧的是,前不久,何应文母亲生病住院,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实在拿不出钱。何应文没有拒绝“表妹”,一再安慰她说,莫着急,办法是想出来的,无论如何,这书肯定要读。
  开校了,何应文拿着借到的钱,将王大芳送进射洪师校,并向学校领导保证,大芳欠下的费用,他一定想办法凑齐。王大芳终于坐进窗明几净的教室,开始了愉快而艰辛的求学生涯。
  国庆节,王大芳放假回到家,向镇民政办递交困难补助申请。我是那天才知道这件事的,连夜赶写了一篇通讯,被《遂宁日报》刊登,很快引起当地镇政府和社会爱心人士的极大关注。
  明星镇党委政府研究决定:从2000年1月起,由镇民政办每月按时资助王大芳生活费,直到毕业。我又到射洪师校代王大芳向校长求助,学校免除了她的三年学杂费。师校附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退休老人,每月按时向王大芳提供学习费用。
  2000年元旦,王大芳在何应文的陪同下,向我致谢。看到女孩那么阳光,笑得那么灿烂,我既高兴又酸楚。看见她衣服单薄陈旧,我带她到服装店给她买了羽绒服、裤子、运动鞋、袜子等。
  2002年7月,王大芳从师校毕业,找工作困难。整个暑假,我都在为王大芳顺利登上讲台而绞尽脑汁。我带着她到有关部门找门路,碰了不少壁,吃了不少闭门羹。最后,王大芳成为涪西镇小学的教师。
  春去秋来,时间又过了18年。王大芳已是太乙镇小学的优秀骨干教师。她成了家,生了两个乖巧伶俐的女儿,在县城买了房,夫妻恩爱,日子过得甜蜜而充实。
  王大芳对两个爸爸王可义、王可德更是孝顺有加,年年添制新衣服,有空就回家看望老人,问寒问暖。她更忘不了何应文一家人的似海深情,她是吸吮“表嫂”甘甜的乳汁长大的。王大芳更没有忘记那些曾经帮助过她的人,现在常常带着孩子做公益帮助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