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7 少年派-
A7少年派
  • ·责任的苦与乐
  • ·我是一片银杏叶
  • ·致未来的自己
  • ·我眼中的李清照
  • ·在学习中成长
  • ·从食味 到回味
  • ·遮月亮的人
  • ·月光下的美好时光
  • ·老妈减肥记
  • ·听听,秋的声音
  • ·广元朝天:开展“百姓问廉”活动200余场次
  • ·广元苍溪:靶向整治漠视群众利益行为
  • ·广元苍溪:对派驻部门政治生态精准“画像”
  • ·广元苍溪:用好学习“充电宝”守护为民“一颗心”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我眼中的李清照

  

成都七中育才学校水井坊校区初2020级黄翊翔
  “她的一生就是一首诗。”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这是评价李清照最好的一句话。她的人生正如一首诗,你看到的可能只是表层含义。看似幸福满满,却又心酸不已。
  在常人眼中,父亲是朝廷命官,母亲出身书香门第,她一定不会有什么忧虑。但母亲过早离世,父亲常年离家,让她更早地成熟起来。只有当她酒后闯进藕花丛中时,才会有真正的快乐。当仆人回答海棠依旧时,也许真就无人知晓她眼中的绿肥红瘦。
  后来,当赵明诚说出那有些拙劣的“词女之夫”的谜语时,别人眼中的门当户对,背后却牵扯了千丝万缕政治联系,更无人知晓“何况人间父子情”的无奈。是有过“徒要教郎比并看”的欢乐,但更多的还是“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孤独。重阳时节,只能留下人比黄花瘦的叹息。
  青州十年,两人享受着此生中难得的欢愉。两人一起整理金石,一起学习。是纳兰性德眼中“赌书消得泼茶香”的静好,也有别人无法言说的美妙。但也就仅仅如此而已,此后再也没有过这种平淡静好的日子。
  当金人的铁骑踏进汴梁城时,赵明诚在前去复命的途中染病离世,她的人生也就随之跌入谷底。史书中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却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无人能够想象她只身一人携着无数文物流浪的场景,更不能理解当文物一次又一次丢失的痛苦。在我们看来,这些记述只是几行冰冷的文字,但这当中多少泪只有她自己知道。
  多年以后,当她看着元宵灯火通明,行人享受这欢乐时,准会生发出无数感慨。国家亡了,家人走了,世道变了,人也老了。行人头上插了几朵漂亮的花,正向同伴展示着。可看看自己,真是风鬟霜鬓,怕人瞧见。
  忽然想起多年以前,自己在清晨买来几朵新的花,上面还沾着露水与朝霞,楚楚动人。可自己偏不肯向花朵妥协,就要把花簪在头上,让丈夫评一评。
  呵呵,外面的灯火真好啊!还是著意过今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