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4 宽窄巷-
A14宽窄巷
  • ·大秦帝国最后的战神
  • ·70年前的成都解放日 电没停过,店铺没关过
  • ·高新区肖家河街道开展廉政扶贫活动
  • ·高新区举办“社区开放日”沙龙活动
  • ·交房公告
  • ·交房公告
  • ·四川省成都市第七中学资产出租公告
  • ·广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大秦帝国最后的战神

章邯智勇双全。

  □章夫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八月,骊山辉映在绚丽的晚霞之中,景色格外绮丽。
  骊山脚下,大秦的神经中枢一派紧张而忙碌。一位名叫章邯的皇室工作人员,正在监督始皇帝陵寝工程的收尾工作,他望着眼前列阵整齐的兵马俑阵容,有一种随时严阵以待的紧迫。他常常站在庞大的阵前激动不已,随时遐想着,哪天能有机会亲自指挥这支所向披靡的“御林军”。

壹 煌煌大秦竟无将可用

  兵马俑,是安置于地下保卫始皇帝的秦军精锐部队。它的原型,就是秦的京师卫戍部队。历史学家李开元考证后,肯定地认为,兵马俑的塑造,以实在的秦军部队为原型,八千余件兵马俑所组成的军团,均如实地再现秦军的组织和阵容。一兵一卒,一车一马,完全写实仿制,真实展现秦军的威仪。
  兵马俑的烧制,由少府章邯亲自监督。在秦帝国,少府乃九卿之一,相当于内务大臣,负责帝室的财政和宫廷内务。
  此时,六千兵马俑的右方阵、一千兵马俑的左曲阵、后方的指挥部皆已烧制完工,安放就绪,只剩中方阵刚刚挖好坑,兵马俑的烧制,尚在进行中。
  战事说来就来。在工地上正陶醉于兵马俑列阵的章邯,忽然得到消息,陈胜、吴广领导的楚军已经攻破函谷关,进入关中。
  原来,秦二世元年七月,大泽乡农民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陈胜麾下的将军周文,率几十万军队到达陕西临潼东的戏水。大军迫在眉睫,章邯敏感地意识到大秦帝国生死攸关。匆匆安排后,他便离开骊山,星夜赶回首都咸阳。
  秦二世闻讯震惊不已,刚刚登基皇位,其政权遭受前所未有的考验。统一天下后的秦帝国,军事部署的重心移向南北两边疆,三十万大军屯驻北边,五十万军民屯驻岭南,关东空虚,关中削弱。蒙恬、蒙毅、王翦等名将已死,偌大的大秦王朝,一时竟陷入无人可用的尴尬境地。
  就在这个时候,章邯站了出来。
  好在还有一个章邯。赵高本来不想用章邯,但秦二世胡亥看其他人都不敢领军,危急时刻,别无选择,就直接下令任命章邯为大将,全权统领秦军,负责首都保卫战。
  章邯知道在骊山为秦始皇俢陵的有七十万囚徒,情急之中,他建议秦二世赦免他们,发给武器,立即编入军队,马上就近参战。没有任何选择的胡亥,只得接受了章邯的提议。
  取得军事指挥权后,章邯命令停止骊山的所有工程,以从军立功为条件,赦免服刑者,全部发给武器装备,就地改编为军队。

贰 “复活”的六国威胁大秦

  俗话说,时势造英雄。章邯其人,在秦末叛乱之前,史料只留下零星碎片信息。
  章邯是先帝时代的军人,始皇帝统一天下时,曾在消灭韩国和赵国的战争中立有军功。始皇帝在世时,他被任命为担当宫廷事务的大臣——少府,堪称九卿大臣,成为帝国大臣中新锐的少壮派人物。
  章邯指挥那支临时拼凑的秦军,步步紧迫,迫使周文军退出函谷关。首都咸阳的直接威胁暂时得以解除。后来,章邯将周文军逐出关中,安定关中国本。
  让大秦帝国始料未及的是,陈胜、吴广起义如一根引线,点燃了战国六国复活的仇焰,天下政局又回到战国,重演秦与六国间的合纵连横。一个陈胜、吴广起义不要紧,要命的是“六国复活”,真可谓是草木皆兵了。
  蜀汉关中地区的预备兵员首先被动员起来,编制成军,源源不断地汇集到章邯麾下。帝国的北部军,也受命由章邯节制指挥,主力部分东向渡过黄河,进入太原上党地区,编入章邯军。
  整个帝国围绕章邯转,他施展才华的机会来了。二世二年十一月,章邯出关消灭周文军,乘胜东进,在敖仓破张楚田臧军,在荥阳破张楚李归军,解除荥阳之围,收复三川郡,完成秦军由救援防守到出击进攻的战略转变。进而南下,在郏县击溃张楚邓说军,在新郑击溃张楚伍徐军,收复颍川郡。之后,秦军剩勇一举破了荥阳,又接连攻破邓说、大败伍徐、斩杀蔡赐、招降宋留,逼得陈胜跑到城父。十二月,章邯攻陷张楚都城陈县,陈胜军败身亡,张楚政权被灭。
  章邯在短短两个月内,集中兵力逐一消灭张楚军主力各部,收复三川、颍川、南阳、陈郡失地,结束了仅仅存在六个月的张楚政权。
  一时陷于灭亡危机的秦帝国政权,因章邯的胜利而得以暂时拯救。战国以来秦军战无不胜的军威,也因章邯的胜利而得到重振。

叁 章邯用兵堪比名将白起

章邯虽然镇压了农民起义,但是更难对付的,是打着复国旗号的六国遗老们。
  秦帝国生死存亡的命运,在军事上完全系于章邯一身。“战神”章邯用兵,继承了秦军名将白起以来的传统,就是在强敌当前的不利形势下,首先示敌以弱,作战术退却和保守,麻痹对手。与此期间,秘密而迅速地补充装备军力,集结力量,作进攻的准备。准备就绪,耐心而密切地关注敌军动向。一旦敌军出现懈怠的空隙,突然以优势兵力作大规模的奇袭,一举获胜。
  用这种战法,章邯包围了魏王魏咎,攻破了齐楚联军,魏相周市和齐王田儋都被章邯擒杀,就连魏王魏咎都被逼无奈自杀了。
  章邯打了一连串的胜仗,这时候项梁率领的楚军,这支堪称反秦最强的军队来到了章邯面前。特别是项家军有一位名叫项羽的年轻将领,让章邯吃了不少败仗。章邯十分愤怒,在定陶和楚军决战,章邯大胜全歼楚军,项梁也因此战死。
  就这样,章邯力挽狂澜,撑起了即将崩塌的大秦王朝。
  章邯在击败项梁之后,觉得楚地已经翻不起什么浪花了,于是率领二十万秦军北上,准备一举灭赵。可惜项羽紧紧咬住章邯不放,又遭几次败仗后,章邯清醒了过来。他清楚地知道,几次“回光返照似的胜利”,并未真正解大秦之危局。
  屋漏偏遇连阴雨。就在章邯军顺利进军关东、逐一平定各地叛乱的时候,二世政权内部出现了重大的政治裂痕,丞相李斯和郎中令赵高陷于权力斗争,二世皇帝最终站在了赵高一边。左丞相李斯、右丞相冯去疾、将军冯劫等先帝老臣相继被诛杀,赵高出任丞相当政以后,章邯在朝廷上彻底失去了内援。
  巨鹿战败,朝廷方面责让促战的使者,接二连三抵达军中,使章邯陷于内外交困的苦境。此刻,章邯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危机四伏。
  战争情势陡转直下也在情理之中了。章邯军的北部正面是项羽所统领的诸侯国联军,数十万大军由邯郸郡南下,渡过漳河,逼近洹水展开,包围安阳。
  上党郡已经被赵国占领,洛阳、荥阳东南是韩王成所统领的韩军出没的颍川,西南是刘邦军正在攻击的南阳,东部的砀郡和东郡分别是楚国和魏国的地盘,魏王魏豹所统领的魏军在这一带活动。
  危机四伏的章邯,很快陷入四面楚歌。

肆 战神杀身难成仁

  此时的秦帝国,宛若梁柱毁坏殆尽的大楼,摇摇欲坠,只待最后一击的摧折。
  秦二世三年七月,面对项羽屡次抛来的橄榄枝,权衡再三,章邯和他的二十万秦军放下武器,停止抵抗,约盟投降。司马迁说,项羽与章邯盟于洹水南殷墟上。章邯面见项羽痛哭失声,哀泣人生,哀泣国运。既有往日对战厮杀的恩怨,也有当下赵高逼迫的无奈,更有愧对先帝故国的羞辱。
  项羽在殷墟接受了章邯军的投降后,解除了章邯军队指挥权,尊为雍王。
  令章邯始料未及的是,当时跟随他出生入死的二十万降兵,却被西楚霸王项羽,一夜之间悉数坑杀。历史学家李开元毫不留情地指责项羽:“新安坑杀秦军降卒,是项羽一生中最大的政治失误,是项羽由盛而衰的转折、失败的起点。”而章邯也成了三秦父老心中永远的罪人,“秦奸”成为他永世洗不清的罪名。
  废丘,成为章邯人生最后的舞台。
  刘邦用韩信的计策,从古道回军,袭击已是雍王的章邯。章邯在陈仓迎击汉军,刘邦用赵衍之计,从他道攻陈仓,章邯兵败,退保废丘。废丘,原为西周时秦之故都,乃大秦先祖非子所居之地,亦是秦人发源之地。
  汉二年(公元前205年)六月,刘邦久攻废丘不下,遂用计水淹城池而城破,章邯拔剑自刎。这位大秦最后的战神,到生命最后还是保留了一丝尊严,誓死没做三姓家奴,最终自杀身亡。
  不成功,便成仁。可惜的是,章邯杀了身,却没能成仁。
  大秦回光返照时,章邯本来是最亮的一抹色。可惜,也只是昙花一现。
  上苍给了大秦很多机会,就在生死存亡关头,还派出章邯。一直善于把握机会的秦王朝,最终没能把握住最后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