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5 浣花溪-
A15浣花溪
  • ·暖意
  • ·生命至上
  • ·请叫我赵坚强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请叫我赵坚强

  

□廿七
  “丫头,除夕了,忙了一年了,回家吃顿年夜饭?你妈做了你最爱吃的油焖大虾,包了虾仁饺子,还做了你一直念叨的虾滑,我给志勇打电话,叫他接着你一起过来吧,我和你妈等着你们。”大年三十下午五点多,爸打电话给赵艳。赵艳刚处理完一个送诊的病人,她用两个手指捏着手机听完爸打的一梭子机关枪,眼睛一热,眼眶湿了,差一点就忍不住哭出来。她抬起头,抿着嘴唇,张大鼻孔深深地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来,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下,才开口说话:“爸,你先和我妈吃吧,我和志勇都值班,回不去了,别等我们。”
  爸没说话,手机信号两端的空气似乎凝结了。“爸,新来了个病人,我挂了。”赵艳打破了僵局,挂断电话,戴好口罩,向治疗室走去。“韩志勇,你爱吃啥吃啥吧,我才不管你呢,叫你跟我耍脾气,甭想去沾我爸妈的光,有好吃的也不让你吃。”
  赵艳一想起在外科工作的丈夫韩志勇就有气,一点也不知道帮她收拾家务,说了他两句,还耍脾气不搭理她了,光知道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看电影,啥也不干。本来两人说好一起回韩志勇的乡下老家过年的,可偏偏赶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医院领导下了通知要求所有人员都要坚守岗位,轮流休息,随时关注疫情发展,要随叫随到。
  韩志勇给乡下的爸妈打了个电话,被他爸妈唠叨了一顿,说他进城没两天就不把乡下的家当家了,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赵艳支他做啥他都不动,把赵艳气坏了,闹了好几天别扭了。
  院里召开了紧急会议,号召报名参加赴武汉医疗救援队。赵艳背着父母和丈夫第一个报了名。报完名出来,科室里跟她同是90后的小吕跑过来,抱住她说:“艳姐,别看你平时挺柔弱的样子,在关键时刻却能站出来,我打心眼里服你了。”“往后,请叫我赵坚强。”赵艳挺挺胸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科室主任医师柳叶子也禁不住为赵艳竖起了大拇指:“好样的,我为咱们科室有你这样的精英而骄傲啊。”赵艳赶紧收起肆无忌惮的张狂,拘谨地说:“柳主任您过奖了,我们年轻人只有多经点事儿,才能多长经验……”
  “经什么事儿啊?你知道有多危险吗?”赵艳突然被一把拽了出去,韩志勇气势汹汹地瞪着她。“我知道啊,多危险也得有人去啊,我不去你去吗?”赵艳回视着韩志勇。韩志勇甩掉赵艳的手,说:“这事,你跟我说过一声吗?你跟爸妈商量了吗?他们就你这一根独苗,万一出点什么差错,他们怎么办?”赵艳身子一颤,火气降下来,冷冰冰地说:“不是还有你吗?”“我是我,你是你,在他们眼中谁也替代不了你。”韩志勇说。
  “没事,他们才不像你这么没情怀呢,准支持我的决定。”赵艳说着,凑到韩志勇耳边又补了一句,“况且,我不是他们亲生的。”“啊……你瞎说什么呢?是不是吓迷糊了?我去找院长说明情况,咱不去了!”韩志勇说着就朝楼上走。
  “我坚强着呢,害什么怕啊?”赵艳拦住他,不服气地说,“我才没瞎说呢,爸妈没有孩子,从福利院领养的我,我早就知道了。”
  韩志勇一把揽过赵艳,喃喃地说:“对不起,我错了,你别再拿话挤兑我了。就算爸妈不是你亲生父母,可把你养了这么大,现在他们老了,正需要你,你可不能出什么差错,还是跟他们商量一下吧。”
  赵艳心里一暖,但她马上又绷起了脸,推开韩志勇,冷冷地说:“工作时间你别来扰乱我的工作了。不会有事的,快回去工作吧。”
  大年初三上午,赵艳穿好防护服,跟随医疗队上了开往武汉的车。突然听见有人敲车窗,赵艳扭头向外看了一眼,韩志勇正举着手咚咚地砸玻璃。看见赵艳朝外看,韩志勇隔着玻璃大声喊:“赵艳,你要平安回来,一年的家务我全包了,不用你支我。”
  赵艳看着车下的人脸渐渐模糊起来,唯独韩志勇那一双泛红的眼睛越发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