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8 深度-
A8深度
  • ·口罩的诞生与发展:从纱布到N95,人类战疫第一武器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口罩的诞生与发展:从纱布到N95,人类战疫第一武器

  公元16世纪,为应对黑死病,法国医生查尔斯·德洛姆发明了形似鸟嘴覆盖全脸的面具。

“伍式”口罩。

中国的“伍式”口罩物美价廉,在鼠疫中挽救了数以万计百姓的生命。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熊浩然
  公元前430年,古希腊雅典暴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瘟疫。几近三年,脓疮与呕吐物的气味飘散在这座文明城邦中,尸体与施法念咒的巫师随处可见。30岁的“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从希腊北部的马其顿王国冒着生命危险来到雅典,脸上除了浓密的胡子略作遮掩,几无防护。
  时隔2500年,公元2019年,农历庚子年春节前不久,中国湖北武汉暴发了一次疫情,一种不为人知的新型冠状病毒袭击了这个被称为“九省通衢”的交通枢纽型城市。不到1个月时间,病毒快速扩散,但这一次,古希腊的惨剧并未重演。疫情的有效控制,除了归功于希波克拉底后继者们的不懈努力外,一种名为口罩的东西成了遏制疫情蔓延的法宝。

服务帝王的御用装备

  公元13世纪,著名的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千辛万苦来到元大都,见到了正值壮年的忽必烈大汗。也许是与大汗意气相投相见恨晚,也许是东方文明的绚烂,让这个21岁的外国小伙流连忘返,在旅居中国17年后他才返回祖国,并写下了举世闻名的《马可波罗游记》。
  “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在马可波罗的游记中,元代宫廷侍者使用的这种“蒙口鼻的绢布”,或许便是有史可查的中国真正意义上第一批“口罩”。
  不过在彼时,这种由“蚕丝与黄金线”织成的巾,可是非常人能使用的稀有器件,而功能与用途也仅仅是避免侍从们的唾沫星子与气息“污染”了尊贵帝王的食物。

黑死病阴影下的鸟嘴医生

  就在马可波罗返回家乡后不久,黑暗降临了中世纪的欧洲。伴随着巫术、火刑和黑死病,在整整200多年的时间里,欧洲大陆人类的平均年龄几乎被拉低了20岁,人口锐减了近5成。在那个年代,活着就是命运最大的恩赐。
  公元16世纪,黑死病的阴影依然笼罩在欧洲大陆上空,一种特殊的“口罩”被查尔斯·德洛姆发明了。为应对黑死病,这个生于法国的天才医生制造出了形似鸟嘴覆盖全脸的面具,以及配套的连体“防护服”。
  为达到隔离效果,这一“装备”从上到下都用浸过蜡的油布制成,标志性的鸟嘴里填充了樟脑、棉花、薄荷等物,以此来过滤空气,起到消毒作用。而另类的鸟嘴设计,大致是能让空气在这个长长的管道中进行有效净化。毕竟在当时有限的认知里,人们普遍认为黑死病是通过有毒的“瘟气”来传播的。

口罩与医学首次亲密接触

  1876年,医学的进步已经让医务工作者,尤其是外科手术医生们意识到,避免与病患的直接接触有多么重要,无菌外科因时而生。
  无菌外科的规范虽然已包括用石炭酸消毒手术器械,外科医生得穿手术衣,戴帽和橡胶手套,但并没有被要求使用口罩。
  这导致医生常把自己口鼻腔中的细菌传染给患者,从而引起伤口感染。不过,这在当时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没人能想到,“病从口出”。
  1895年,德国病理学专家莱德奇让医生和护士在手术和护理时,戴上一种用纱布制作、能掩住口鼻的罩具。果然,病人伤口感染率大幅减少。而这,也就成为了近代医学史上第一款医用口罩。不过,这口罩的功能并不是保护医务工作者,而是反向保护病患。

中国“伍式”口罩的诞生

  这边是欧洲跨越向前,而另一边,从元代到清末,鲜经瘟疫的中国在口罩革新方面一度落了下风。直到1910年,一场肺鼠疫从俄国贝加尔湖地区沿中东铁路传入中国,并以哈尔滨为中心迅速蔓延,4个月内波及5省6市,死亡达6万多人。
  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剑桥大学医学博士伍连德临危受命,负责调查处理此次疫情。
  在东北疫情一线,伍连德发现这场瘟疫主要通过飞沫进行传播,于是他发明了一种简易口罩用于阻绝。这种口罩将外科纱布剪成3尺长,每条折成双层,中间放置一块棉花,再将纱布的每端剪成两条,使之成为两层状的纱布绷带。用时以中间有棉花处掩遮口鼻,两端的上、下尾分别缚结于脑后。这种口罩简单易戴,价格低廉,成为当时东北人民抵御疫情的必备法宝。

西班牙流感与口罩大众化

  中国东北肺鼠疫疫情平息后不到10年,黑暗中世纪的故事在欧洲重演。1918年,在一战的漫天炮火中,一场大流感在美国堪萨斯州暴发,并通过战争流传到欧洲一战战场,随后席卷全球,感染了全世界30%的人口,超2000万人因此丧命。
  在大部分参战国家封锁疫情消息的情况下,西班牙作为中立国放开了对疫情的新闻报道,当时,有数以百万计的西班牙人在疫情中丧生,因此这场人类历史上惨烈程度排名前三的瘟疫,被后世称为“西班牙大流感”。
  这次流感在世界范围内,让原本专属于医务工作者的口罩全面走向了普罗大众。

科学细分的现代口罩标准

  尽管样式在不断进化,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口罩的主要原材料一直是纱布。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无纺布的诞生,为口罩制造材料带来了“史诗级”的变革。这一次,美国人走到了最前面。
  1970年,美国颁布了《职业安全卫生条例》,同时成立了国家职业安全卫生研究所(NIOSH)和职业安全卫生管理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及各类工种健康的条例和标准相继出台,有力地推动了现代口罩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口罩也因其制作标准和功能用途的不同逐步细分为:普通口罩、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医用外科口罩、颗粒物防护口罩、医用防护口罩、防护面具。
  在2003年“非典”和2019年“新冠肺炎”疫情中声名大噪的N95型口罩,便和NIOSH发布的9种颗粒物防护口罩技术标准密切相关。
  知微见著,防护用品标准和种类的变迁,反映出人类在和传染病斗争的过程中不断积累着宝贵的经验,以及永不停歇的探索。
【参考文献】
  1、叶芳:口罩发展简史[J]。标准生活,2016(02):16-17;
  2、江南:《口罩发展史》;
  3、周斌:“伦敦战雾记”,《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第3期;
  4、王斌全,赵晓云:《口罩的发展及应用》,护理研究,2007;
  5、刘耘菲:《口罩与面具》,十五言社区;
  6、卫夕:《口罩简史:人类的呼吸防护是如何进化的?》;
  7、王卓铭:《“每只利润四五厘”,中国口罩产业17年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