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浣花溪-
A12浣花溪
  • ·复工复产忙
  • ·春到二郎山
  • ·锁口,盆地中凸凹的村庄
  • ·公筷与健康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春到二郎山

  

□刘乾能
  或许因了四面环山,这座县城的风,只有雨水过后,才会变得柔软起来。吹面不觉杨柳风,朵朵花儿次第开。一场春的盛宴,就这样在二郎山下悄然开启。
  办公楼紧挨着中医院,医院的门前空地上,栽满了梅李桃杏。上班途中,不经意间抬头,发现那里已是梅花簇簇,瓣瓣花香。每一树都伸着叶枝,探出花头,吐着花蕊,如云似霞,满树灿烂。在湛蓝天空的映衬下,它们开得恣意,开得热烈,开得浪漫,开得纯粹。
  向阳大道两旁的绿化带里,诸葛菜也渐次开花了。用无所畏惧的姿态,将亮丽的色彩绽放给车辆和行人。
  街口的天漏园,原是一处空地,后被改造成一家宾馆的后花园。今年春节前,院墙突然被拆掉,封闭的园子一下敞亮了许多,靠墙一侧的几棵樱树,也一下子凸现出来。此刻,樱树枝头缀满了一嘟噜一嘟噜红白相间的花朵,把清瘦的枝条变得十分雍容华贵。如果用恣意灿烂来形容那些花朵,一点也不显过分。这情景,恰应了白居易“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的意境。
  桃花山的桃花,此刻也是竞相开放了。桃花山原本不叫桃花山,不过是一片坡地,后来被老蔡流转过来栽上了桃树,成了他培育桃树新品种的试验田。不知是因为阳光充足土质肥沃,还是因为老蔡管理有方,那些桃树幼苗自打栽进地里,便铆足了劲地生长。
  老蔡用他那把缠着胶布的剪刀,外科手术般地精心修剪。在他的照料下,桃树躯干粗壮,树冠宽厚。每年雨水一过,大家便三五成群,一路欢笑,直奔山庄。不为别的,就冲着那一山的红红粉粉。
  只是今年的桃花山,大抵是少了游人,空余一树繁华了吧。
  车沿雅康高速西行,一经驶出飞仙关隧洞进入天全境内,迎面便是一片油菜花。昨天还只是绿中略透淡黄,今天一看,已是大片鹅黄,就在眨眼之间,它已变成一派金黄,决绝,浓烈,且透出不可夺志的高傲。金黄与翠绿之间,一畦畦的田垄泛着油黑的光。山野里,穿红着绿的农人,用律动的身影,勾勒出一幅早春农耕图。
  至于慈朗湖的花,则不是用一朵两朵、一树两树这样的量词就能界定的。数百亩的樱树,开出一片粉色的花海。桃花李花也竞相绽放,那千朵万朵桃花镶成的湖堤,便如一条围在少女脖颈的丝巾,透出别样的韵致。
  这个春天,花儿都总会以其张扬的个性,赶着趟儿,一树树,一枝枝,毫无保留地竞相开放,生怕掉了春的队伍。那些渐聚渐多的赏花人,弯弯的眉毛,暴露了他们由衷的欢欣。
  春天就这样如约而至。春色里,一些事物开始变得明亮起来。每一片叶子的绿,每一朵花儿的香,每一个在疫情中依然坚守的你,构成这个特殊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