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浣花溪-
A12浣花溪
  • ·复工复产忙
  • ·春到二郎山
  • ·锁口,盆地中凸凹的村庄
  • ·公筷与健康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公筷与健康

  

□杨力
  公筷不是新鲜词汇,但一定是一个尴尬的话题。
  早两年,我回父母家吃饭,提倡用公筷。父母虽然没当场反对,但眼光却异样。兄弟干脆把话挑明,是不是难得回来一次,不放心家人的身体健康了,抑或是怀疑谁有传染病?我无法解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已经不是几代人的事了,倘若有一天要通过一双公筷来强调你我,是不是有点对亲情不恭对亲人不敬?可我并非心血来潮,正是珍惜亲情才有这样“大不韪”的想法,但在一屋的亲人面前反而显得另类。
  其实,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因为一个朋友的经历。身体平素很好的他突然生了一场大病,一场手术暂时缓解了他的病根,让习惯于酒桌热闹的他安静下来。朋友出院后,但凡家里家外用餐,一律用公筷,我们也从不适到慢慢适应。也许一场病不一定和公筷的使用有关,但生病后有一些思考,能反思生活中某些陋习并努力改正一定不是坏事。
  不过,好的习惯要在生活中推广并非易事。拿朋友相聚来说,中国人特别喜欢热闹,热闹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饭桌上一定要丰盛。古人有言“菜不摆三、筷不成五、席不成六”,讲的虽是礼仪,却也强调了招待宾朋哪怕只有一两个人,也不能只上两三道菜,所以千百年来,一桌丰盛的菜肴就是最好的待客之道。
  问题来了,我们要在朋友们开怀畅饮时突然提出使用公筷,多数人都会无所适从。特别是哥儿们之间聚会,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快意情仇,尽在无拘无束之间,现在一下要小心翼翼使用公筷去对付,八成以为是多此一举。还有很多人为了证明友情,恨不能“同衾共枕”,哪在乎让一双公筷来分清界河。所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呼吁餐桌上使用公筷几乎就是一个说说而已的话题,因为响应者寥寥,抑或有人愿意响应也顾忌甚多,最终也都随了大流。
  使用公筷的尴尬除了在亲人间、朋友间遇到,也几乎渗透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如工作餐。我们单位不大不小,曾经一度,工作餐实行分餐制,吃多少取多少。后来有人提出,分餐制的菜品太少,希望吃桌餐更丰富一些,于是尊重大家意见,一下又回到了上面说过的那种闹热式聚餐。有人也想使用公筷,这样菜品丰富了健康也保证了,但实际操作起来谈何容易,因为多数人不在乎,公筷最终成了摆设。
  那天看过一个资料,两个人亲吻一次,会带来8000万个细菌病毒的传播。如果其中跳出来一两个细菌病毒捣乱,恐怕祸及的就不是一两个人了。庚子年仅仅是一种新冠病毒的捣乱,就带来了全球性的灾难,可见一种良好生活习惯的养成,绝不仅仅是一两个人的事。
  从使用公筷联想到食用野生动物,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很多灾难性的危机都是人类自找的,如何顺应自然,和世上万物相依相存,而不是相克相侮,去人为破坏它改变它,这都需要我们自醒和警觉。同理,公筷使用貌似是一种个人行为,却与每个人的健康息息相关,纵然是一个暂时的尴尬话题,但只要认识到位,迟早会有接受的那一天。
  健康每一天,公筷不尴尬,才是一个人正常的生活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