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3 宽窄巷-
A13宽窄巷
  • ·留英学子辗转回蓉 “欢迎回家”瞬间泪奔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留英学子辗转回蓉 “欢迎回家”瞬间泪奔

ruolin在隔离酒店自拍。

排队检测。

酒店提供的盒饭。

酒店环境。

  留学英国辗转回来,ruolin在成都一家指定隔离酒店住了快一周。3月30日,到解除隔离还有差不多7天时间。眼看就可以回家和父母团聚了,她有些小激动。面临毕业的ruolin在隔离酒店忙着上网课和撰写毕业论文,并不空闲甚至有些忙碌。不过,她说,此刻太渴望一顿火锅犒劳一下“逃出生天的自己”。
  日前,英国的新冠肺炎疫情非常严峻,这样的形势下,ruolin能在取消入境航班前顺利回到国内,无疑是值得庆幸的。

疫情暴发
从关注国内到“警惕身边”

  ruolin是一位在英国留学的成都女孩。
  自从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暴发以来,作为万千海外学子中的一员,她一直对国内疫情发展的趋势保持着密切关注。起初只是在个别地区小规模发生,但是很快传播至大江南北,疫情的发展深深牵动着ruolin的心。她在为家人朋友担心的同时,也为自己身处异国他乡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下能安静地学习,为毕业做准备而感到庆幸。
  然而,时间来到1月22日,一切都开始改变。
  英国国家医疗服务机构(NHS)宣布进入高度警戒。ruolin意识到,英国即将面临和国内一样的威胁。情况更糟糕的是,英国并不能像国内一样组织起有效的群体隔离,很多人对病毒不以为然,甚至公开表态“病毒只是厉害一点的流感而已。”

危机之下
网投要求“关闭学校”

  与英国当地居民不同,作为了解病毒从出现到暴发再到初步控制的中国人,ruolin跟其他中国留学生一样,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自此,她开始减少出行,开始储备防护用具,并且对身边的人劝诫,要求他们采取措施,减少出行,出行务必戴上口罩。
  回顾那段时光,ruolin颇为感触:“随着英国在病毒的侵蚀下一天天变得危机重重,我们很多人希望英国政府能像中国政府一样,采取有效且强硬的措施,来遏制疫情扩散。”
  然而直到ruolin登上回国的飞机,英国政府依旧没有特别有效的防控措施。
  与政府的犹豫不决不同,一些英国民众开始意识到病毒的危害性,有人在网上发起了请求政府关闭学校的公开投票。该活动获得了数十万人的支持。
  最终,英国政府还是出台决定关闭学校,强制限制民众外出的政策。
  “英国政府也算是在紧急时刻悬崖勒马,没算走得太远。”ruolin说。

挣扎纠结
回国决定一波三折

  做出回国的决定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疫情暴发的初期,国内形势严峻,不管是哪一方的声音似乎都在“阻止”ruolin回国。
  当时她也知道国内的医护人员正在没日没夜赌上生命与病毒战斗。于公于私自己都不应该回来。“回来会给国家,给家人添乱。”她甚至取消了之前早就买好了的机票。一边为中国抗疫祈祷,一边计划着自己在英国接下来的安排。
  然而,英国新冠肺炎疫情还是暴发了,并且很巧合地发生在复活节。复活节学校放假,物资匮乏。ruolin不得不修改原有的计划。
  ruolin是个善良且柔弱的女孩。她说:“自始至终,无论是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还是英国面临疫情大暴发,我都希望自己能在国内,和家人在一起,从而获得生理和心理上的保护。”但是当她需要再次做出决定时,依然很纠结:“该不该舟车劳顿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回国,会不会给国内抗疫添乱。”
  直到英国政府再一次出台让她瞠目结舌的条例:群体免疫。ruolin终于下定决心必须回国。
  临近返程高峰,机票一票难求,再加上各大航空公司相继取消航班,或者限制航班在一些特定国家之间的行程,本就充斥着不确定性的回国旅途变得更加艰难。

如愿登机
终于可以回家了……

  在复活节假期的一个月前,她购买了三月底回成都的机票,但是很不幸,一天早晨她收到了航班被取消的邮件。那时,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存在可能无法回家的危机。
  于是从那天起,ruolin开始留意各个航班,无所谓价格,无所谓时间,只要能回中国就好。
  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她还是选定了一个从英国经埃塞俄比亚飞往成都的航班。
  一直到登上飞机的前一秒,ruolin都在担心会不会再次收到航班取消的邮件,毕竟在非常时期,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同时也是对同行其他旅客的负责,从回国的前几周ruolin就开始准备卫生防护用品。
  自3月21日下午进入希思罗机场开始,一直到抵达隔离酒店,两层医用口罩陪伴了她整个旅途99%的时间。为了减少感染风险,不给任何人添乱,ruolin在整个行程中几乎就没有摘过口罩,忍住了长期戴口罩的各种不适。
  在埃塞俄比亚18个小时的漫长等待里,每分每秒她都在担心航班会被取消,因为机场显示屏和广播不时会传来航班取消的消息。高度紧张的心情一度使她接近崩溃。所幸,当地时间23:50,ruolin如愿登机了。坐到位置上系上安全带那一刻,ruolin特别累,甚至有一些委屈,但她心里明白:可以回国了,可以回家了……

欢迎回家
眼泪没忍住夺眶而出

  飞机降落,乘务员一声“欢迎回家”,成都到了。
  与以往不同的是,下飞机的顺序是根据名字来排的,有序的下机能有效减轻后续流程的繁琐,在下机之前,防疫人员给大家测了一次体温。离开飞机之后,摆渡车载着大家前往安检中心登记信息,基本上就是问大家去过哪些地方,家庭地址和有无患者接触史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工作人员给乘客们提供了免费的面包牛奶。ruolin发现,尽管经过漫长的旅途,大家已经又饿又累了,但没有几个人愿意摘下口罩吃东西,特殊时期,大家都保持着高度的自律和严密的防护。
  登记完毕后,再次乘坐摆渡车去做核酸测试,再之后,就是过海关拿行李,然后根据不同的区前往不同的安置隔离酒店。
  在那里,防疫人员为ruoli再次做了核酸测试。
  从飞机落地到登记入住,这一过程持续8个多小时。ruolin一直默默地配合着。晚饭凉了,酒店服务员很贴心地给他们准备了泡面。
  每个环节,工作人员都会说一句“欢迎回家”,在这个时候,这句话总会触及人最敏感的地方,终于有一次,ruolin没有忍住,眼泪夺眶而出。
  核酸测试结果出来了,没什么问题。这也宣告14天的隔离正式开始。
  为了保障安全,隔离酒店是不允许外卖的,食物由酒店提供。
  躺在床上,ruolin 开始细细回想疫情之下这次特殊行程。
  在飞机降落的那一刻,她知道现在接受的是在病毒控制方面“全世界最完善最严谨的保护。”虽然环环相扣的检查、询问和测试,让自己本就疲惫不堪的精神和身体更加倦乏,但是这也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放松。踏进隔离房间,明白自己前前后后接近50个小时的劳累奔波和口罩带来的窒息感,在这一刻成就自己过去两个月梦寐以求的安全感。
  这次经历对ruolin来说也算是一次“毕业大考”。她由衷地感慨:“作为一名留学生,在疫情面前发挥不了太大作用,唯一能做的是配合政府做好隔离和防疫。同时,这一刻我也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感到自豪和骄傲。希望世界各国携手战疫,一起渡过难关。”
  封面新闻记者杨炯图片由ruolin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