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宽窄巷-
A12宽窄巷
  • ·武胜与合川 军事文化双城记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武胜与合川 军事文化双城记

蜀中第一军事要塞—宝箴塞。

钓鱼城护国门。夏胜群摄

钓鱼城镇西门。
  刘勇摄于2014年

钓鱼城薄刀岭。
  林冢祥摄于1983年

最早的钓鱼城护国门。
  罗明均摄于1982年

现在的钓鱼城护国门。
  罗明均摄于2011年

巴渝舞。

  

□李后强

  回忆战争是为了消灭战争。普及军事文化是为了世界永久和平。
  四川武胜县与重庆合川区自古以来地理同域、历史同脉、文化同源,是古代军事文化的活态保存地,有着众多的古代战争遗址和浓郁的军事文化氛围,具备发展世界军事文化旅游的优势和条件。“全国罕见,蜀中一绝”的武胜宝箴塞和“东方麦加城”“上帝折鞭处”的合川钓鱼城更是军迷旅游热搜的“打卡地”。

1
钓鱼城保卫战

  战国时代,秦设巴郡褺江县,辖今武胜、合川等区域。两地自此“联姻”长达2300年,其中合川作为州(县)直接管辖武胜就有2100余年。
  1267年,蒙置武胜军,取“以武胜南宋”之意,后升定远州,统领合州、广安、南充等周边驻军20余年。至今武胜与合川双方境内仍互有“飞地”。宋蒙战争时期,蒙古10万铁骑进攻四川,南宋“以山为垒,棋布星分”,建成了青居、大获等十多座固若金汤的城池,钓鱼城就是南宋山城防御体系的典型代表,先后挡住了蒙军200余次的进攻,钓鱼城之战因此成为了影响世界历史的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
  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率军攻破汉初县,顺江而下进攻钓鱼城,却久攻不下,并葬身于此。1262年蒙古汗忽必烈命令元帅汪良臣在汉初县嘉陵江岸修筑武胜城,作为攻打钓鱼城的大本营,屯兵数万,“扼其往来”。1267年,忽必烈又命令汪良臣在武胜城对面夹嘉陵江修筑武德城,“以当钓鱼山之冲”。1279年,南宋覆亡,钓鱼城之战结束。长达36年的钓鱼城保卫战,铸就了武胜与合川攻防兼擅、唇齿相依、一脉相承的突出特点。
  明清时期,武胜战事频繁,匪患丛生。为防御白莲教,清嘉庆四年(1799)定远县(今武胜县)知县奉清廷诏命,通令六里各场修筑寨堡。武胜民间也纷纷继承修建山城防御体系的传统,筑寨堡以自保。民国时期,全县修筑碉寨多达690处。至今保存最完整的,当数武胜宝箴塞。而毗邻的合川区,燕窝镇、二郎镇碉寨众多,钓鱼山规模最大。

2
巴文化土壤深厚

  西周初,姬姓贵族分封到四川东部、重庆、陕南和鄂西区域,建立巴国。战国时,巴国政治中心转移到重庆地区,活动于长江干流及嘉陵江流域,势力范围遍布四川东部和周边地区。秦灭巴国后,巴文化成为中华文明的有机组成部分。数千年来,巴文化区地域辽阔,族群众多,逐渐融汇形成丰富多元、特色鲜明的地方文化。其核心价值“忠勇信义”:即忠诚于国家,勇武于征战,信用于社会,义气于朋友。
  武胜与合川同处嘉陵江中游,位于巴文化腹心。古代巴人的“忠勇信义”,使得两地民风彪悍,善战尚武。武胜“六易其名、五迁其治”以及合川抗蒙战争的历史就是明证;至今仍有胜利镇、永胜乡、将军村等100余个与战争有关的地名就是明证。保存最完好的军防要塞式住宅——宝箴塞和古战场遗址——钓鱼城,更是凸显两地军事文化的独特符号,激发了两地一体发展军事文化旅游的迫切愿望。

3
各有硬核资源

  宝箴塞位于武胜县宝箴塞镇方家沟村,始建于清宣统辛亥(1911),时任清朝奉政大夫、钦定五品巡检的段襄臣,联合杨氏、张氏等家族以宝箴塞为核心,逐步建成的民众防御建筑群,面积20余平方公里,由核心、次级、外围三大防御系统组成。
  宝箴塞历时40余年建成,占地2.6万余平方米,建筑面积7690平方米,由108间房屋、8大天井以及瞭望楼、碉楼、枪械制造所和若干防御工事组成,并有三道青瓦盖顶夯土护墙、三道关卡、护城河合围,从而构成了全封闭式核心防御系统。因期盼后人以之为“宝”、世传为“箴”,故名“宝箴塞”;次级防御系统由宝箴塞四周山岗上呈“拱极星座”状展布护卫的23个小塞组成;外围防御系统南北长约12公里,东西宽约2公里,南至合川区燕窝镇罗家寨,北至胜利镇天生桥段九畴寨,东至大坪村段绩焯寨,西至凉水井段汝侯寨,星罗棋布地分布着大院、碉楼、山寨、古桥、古井等建筑160余处,共同构成庞大的民众防御建筑群。目前,遗存有宝箴塞、段家大院、护院碉楼等完整文物40余处,段氏宗祠、段丹亭寨等部分文物70余处。宝箴塞民众防御建筑群还延伸到合川区、遂宁市。
  钓鱼城原为钓鱼山,位于合川区嘉陵江南岸5公里处,其峭壁千寻,三面环江,是我国保存最完好的古代战场遗址,现有城门、城墙、皇宫、武道衙门、水军码头等众多遗址,燕窝镇、龙凤镇、二郎镇遗存文物丰富,龙多山寨、颜家沟碉楼、燕窝村排碉等保存完好,罗家寨等遗址尚存。入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已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和首批“嘉陵江旅游地理坐标”。
  宝箴塞民俗防御建筑群与钓鱼城相距60公里,通过渝新欧铁路、G75高速、G212公路等紧密相连。武胜与合川同属渝新欧大通道重要节点和嘉陵江流域生态经济带重要支点。同时嘉陵江实现了全江通航,武胜到合川可通行1000吨级船舶,正逐步成为国家高等级航道和川渝水路运输的黄金水运大通道。这些便捷的交通,为两地合作提供了必要的基础条件。

4
“联姻”的现实基础

  四川省文物局5次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将宝箴塞建设成为全省文旅融合发展示范区和全省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武胜县专门成立宝箴塞保护与利用领导小组,邀请国家文物局、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等部门的知名专家,召开中国文化遗产活化利用与可持续发展论坛——宝箴塞峰会,探索文化遗产保护与活化利用有效途径,并形成了初步的研究成果。合川区也先后举办三届钓鱼城国际学术研讨会,加快了钓鱼城遗址申遗和5A级景区创建工作。
  培育武胜与合川世界军事文化旅游带,不是两地军事文化旅游资源的“物理混合”,不是两地独特资源优势资源的“各美其美”,而应是两地资源统筹、长处共享、优势互补的“美美与共”。
  建议参照美国曷斯堡国家军事公园、维克斯堡国家军事公园,俄罗斯军事迪士尼乐园及我国南昌军事文化主题公园等,创意性建立三大区域:即军事装备展示区、军事主题公园区、军事训练拓展区。通过分类展示世界各国退役军用舰船、军用坦克、军用大炮、军用飞机等实物及模型;分期举办各类主题大型展览和活动;分片设置各类军史馆、国防教育馆等科普场馆,定时举行飞车特技、高空速降等军事主题表演,开展国防教育、国防宣传及军事科普教育。通过化静态为动态、化空间为场景、化故事为体验、化游客为人物、化旅游为任务,使两地军事文化旅游资源更加动态化、特色化、体验化,满足游客求新、求奇、求乐、求知等多元化需求,传承爱国主义精神,树立“好战必亡”“忘战必危”的理念。
  建议加快发展武胜—合川世界军事文化旅游,把文化带纳入“双城经济圈”,并以此推动成渝地区“双城”变“双赢”,“双城记”变“双赢戏”。
  据统计,全国现有3.2亿规模的泛军迷,1.4亿规模的军迷,200万左右核心军迷,以及10万左右拥有军事专业知识的军迷。如何有效抓住这个群体,是全域规划必须首先思考的问题。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也是发展军事文化旅游的根本。因此要千方百计挖掘两地古文化,适当注入新内涵,并将军事文化融入到休闲娱乐,从而为老景区增添新活力。结合现代旅游要素,对点将台、瞭望楼、演兵场等战争遗迹进行复原,并适时开展骑马射箭、商队通关、将军点兵等情景式军事体验活动;开发军机跳伞、战机飞行、坦克驾驶等运动式军事体验活动。运用VR、AR等技术,设计坦克大战、模拟飞行、实景射击等参与式军事体验项目;开展战史纪录片影厅、军旅书画展厅等场馆式军事历史活动;开展文工团剧场、4D剧院等表演式军事文化活动,给游客沉浸式的全新感官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