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0 天下-
A10 天下
  • ·登珠峰也是替叔叔圆梦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给珠峰量身高的测三代

登珠峰也是替叔叔圆梦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刘建段意茜吴枫 廖秀
  发自珠峰大本营

邢雄旺。

看专题报道扫二维码

  28岁的邢雄旺,报名了。还从上百人的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2020珠峰高程测量队45人中的一员。
  邢雄旺的爷爷和叔叔,都与测绘工作有着不解之缘。1975年珠峰高程测量时,邢雄旺的爷爷是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的炊事班长;他的叔叔,2005年在当时的国家测绘局财务司工作,负责为测量任务采购仪器和装备。
  从小,邢雄旺就是听着测绘、登山的故事长大的。和他的爷爷、叔叔从未到过珠峰不同,这一次,“测三代”邢雄旺不仅可以站在珠峰面前看风景,他还要给珠峰量一量“身高”。

传承
他听着“珠峰故事”长大

  小时候,邢雄旺经常听爷爷和叔叔讲“珠峰故事”。
  1975年珠峰高程测量时,邢雄旺的爷爷在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当炊事班长。每天晚上,他都提前准备好食材和调味品,盯着办公楼,灯一熄灭,他就知道科研人员加班结束了,赶紧为大家做夜宵吃。
  2005年珠峰高程复测,邢雄旺的叔叔在当时的国家测绘局财务司负责为测量任务采购仪器和装备,为珠峰测量提供保障。
  耳濡目染之下,邢雄旺对珠穆朗玛峰充满了向往。
  以前在农村,邢雄旺经常见到从事测量的工程人员,拿着一个望远镜在进行测量。他感到十分新奇,“站到那个仪器跟前,感觉跟你拍照一样,可喜欢了。”
  长大后,邢雄旺选择加入测绘行业。2010年,他来到国测一大队第二中队,从事大地测量、地形图调绘等工作。
  此次珠峰高程测量,邢雄旺毫不犹豫地提交了申请书,他向往着能登上神圣的珠穆朗玛峰,完成自己的梦想。
  当他的叔叔得知此事后,隔几天就会通过微信、电话,和邢雄旺聊一聊珠峰,有鼓励、也有嘱咐。在叔叔看来,侄子这一次,也算替他圆了登顶珠峰的梦。

坚持
帐篷里的霜掉脸上整夜难眠

  4月15日,登山队员从海拔5800米的珠峰过渡营地出发,抵达珠峰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进行高海拔登山适应性训练。
  在那里,邢雄旺第一次出现高反,呼吸困难、浑身没劲。
  晚上气温极低,帐篷里会结霜。当外面开始刮风时,帐篷里的霜会掉到邢雄旺的脸上,跟下雨一样,特别难受。邢雄旺回忆,他在睡袋里来回翻身,用手把脸上的霜抹掉,整晚都合不了眼。
  高海拔虽带来了身体不适,测量工作却没有因此耽搁。
  邢雄旺刚来西藏时,就一直在羊八井训练基地实地操练仪器。在定日县休整时,他也在院子里练习仪器操作,“感觉熟练得不能再熟练了。”
  也许就是老话里说的“磨刀不误砍柴功”。
  从海拔6500米往上攀登,抵达海拔6600米的位置,队员们开始攀冰,往高山靴上带冰爪。那里有连续十几米的垂直冰壁,非常陡峭。邢雄旺有些恐高,他抓着安全绳,用脚尖硬往冰壁里面踢。
  上到海拔7028米,就遇到公认攀爬难度最大的北凹冰壁,他们来回攀爬了10个小时。停下来后,邢雄旺身体完全透支,坐到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第二次攀登时,他的攀爬技术好了一些,也有了经验。队员们都带着梯子,在这一块,竖上一个中国梯。
  邢雄旺说,这是十年来,他遇到的最有挑战性、难度性最大的工作。

向往
珠峰看起来那么近,又那么远

  在邢雄旺眼里,海拔不同,周遭的美景也是各异。他比划着,“实际感受到的珠峰,离我们太遥远了。但在大本营看珠峰,就感觉挺近的。顶峰清晰、壮观伟大,似乎走个一两天就能走上去。”
  但在海拔5800米的过渡营地,是看不见峰顶的。再到海拔6000米的位置,开始有绒布冰川,往远方看,就能看到珠峰。
  当攀登到海拔6500米后,山体底下有一个洼处,视野不太开阔,珠峰又不见了。要攀爬到海拔7028米,才又能完整而清晰地看到峰顶。整个攀登过程,需要三天。
  邢雄旺测量过,从大本营到珠峰顶,直线距离只有18公里;而攀登的距离,仅仅从大本营到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就要走20公里。“那时,你会感觉珠峰特别遥远,因为它的山体太伟大了。”
  珠峰看起来那么近,实际却又那么远。
  邢雄旺休息时,总会望着珠峰,拍下各种“美照”:白天一碧万里,峰顶飘着云彩;夜晚星月交辉,点点铺洒在峰顶。
  翻看自己拍下的40多张“珠峰照”,邢雄旺说,“我一定要爬到珠峰顶,测到我们测绘人亲自测得的高程数据。”

专家解读

  

为何风比雪对冲顶的影响更大?

  此前,受天气原因影响,测量登山队推迟了原定于12日的登顶计划。
  再次集结出发后,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勇峰称,原定22日登顶测量的计划也再次调整。
  王勇峰透露,根据气象预报,23日后下一冲顶窗口时间尚不确定。
  那么,北坡登顶的难点究竟在哪里?
  多名有珠峰登顶经验的专业登山运动员提到,位于中国一侧的珠峰北坡攀登路线上有5个营地,分别位于海拔5800米、6500米、7028米、7790米和8300米。
  “从我们的经验看,北坡路线上,风比雪对冲顶的影响更大。”一名从北坡登顶过4次珠峰的西藏高山向导说,“因为风会让气温迅速下降,导致行进困难,易发生冻伤、雪盲等危险。”
  这名向导说,降雪虽然对攀登也有影响,但降雪往往意味着风小,且气温不会过低。
  据了解,海拔6500米之前基本是徒步路线。从6500米到7028米需通过一段角度几乎垂直的冰壁,也称“北坳”。从这一段路线开始,登山者需要穿戴冰爪,并需掌握过硬的攀冰等技术才可通过。在海拔7500米左右会经过一段“大风口”路线,风力最大时,人甚至有被从山脊上吹跑的风险,是攀登过程的一大难点。
  中国人目前在珠峰峰顶停留最长时间纪录是138分钟,由西藏登山队员边巴扎西于1999年创造。据边巴扎西回忆,冲顶当日天气晴朗、无风,他在峰顶都不用穿羽绒服,仅穿抓绒衣即可御寒。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高登义介绍,春季由于珠峰对于大气的特殊加热作用,使得副热带西风急流中心在珠峰上空的高度下降1千至2千米,造成珠峰北坡高海拔地区风速加大。因此,从珠峰北坡攀登的主要威胁是大风。
  而喜马拉雅山脉对印度洋暖湿气流有屏障作用,珠峰南坡的降水量约为北坡的六到七倍,因此,从南坡攀登珠峰更易受到降水带来的雪崩等威胁。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