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6 当代书评-
A16 当代书评 下载PDF 上一版 |
A16当代书评
  • ·在疼痛与憧憬中砥砺而行
  • ·沈俊峰散文的根与魂
  • ·行吟路上的摇滚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在疼痛与憧憬中砥砺而行

——读严利《时光倾城》

  □王应槐
  长久以来,我一直关注着女性文学尤其是女性作家创作的以女性为题材的文学作品。究其原因,乃是以男性作家为主的文学世界里,女性作家的生存与发展相比之下,甚为艰难。当我读完严利最近出版的长篇小说《时光倾城》,不禁眼前一亮,犹如“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让我对当代女性有了真切的感受和认识。
  作者的《时光倾城》与之前的《未婚妈妈》《爱我的人别放弃》《隐爱》等长篇小说一样,都是着力于当代女性生活的。《时光倾城》虽然表现的仍是传统经典的青春与爱情的主题,但却另辟蹊径,书中的女性是在挣扎与疼痛中满怀希望与憧憬砥砺而行。
  《时光倾城》中的女主人公林比邻为行走在当下都市生活中的青年知识女性。林比邻来自小县城,家境普通,成长之路曲折坎坷,通过自己的努力,如愿步入大学校园。崇尚个性独立,追求自由浪漫的爱情,因而演绎出一个个令人咂舌的“绯闻”似的情爱故事。
  作者笔下的林比邻是多愁善感的,敏锐的,热情的,在摩天大厦林立的社会里,充满了对男性的依赖性,渴望着玫瑰花般的爱与被爱。林比邻爱得辛苦,爱得蹒跚,甚而喘不过气来,爱情追寻大有飞蛾扑火的感觉,自始至终笼罩着一种悲剧性的美。
  为与变幻莫测、激烈震颤的青春与爱情的内容相适应,作者打破了传统的线型叙述方式,以5个男性人物为主轴,在时空交替中穿梭而行。如开篇就直奔爱的主旨,与老男人张正义的一见钟情。然而当与张正义“吻在了一起”时,突然把镜头拉开,“脑子里条件反射地出现了阿诺的脸,那个在我生命中消失已久的坏男人的脸。”作者在整部小说的叙述中,就是通过这种大起大合的时空转换。
  作者真正成功之处也是让我叹为观止的是对青年女性细致入微的描写,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上的,这是许多男性作家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即便展开千万联想和想象的翅膀。从中可以看出《时光倾城》的艺术特征,即语言清新流畅,描写生动形象,时不时浓缩一些哲言警句,恰如其分地插入当下流行的网络语言,把我们带进现实生活的场景,身临其境地感受和体验青春的彷徨,爱的激情,人性的脆弱与张扬。
  但是我认为,作者的创作意图并非旨在讲述纠结缠绵的爱情故事,如果仅仅如此,就失去了它应有的阅读意义和审美价值。其实,作者另有深意。从全书来看,作为主人公的林比邻,尽管在爱情中不断地“闯荡”,实际上是在繁华的都市生活中寻觅青春的光亮和生命的花开。
  严利在《时光倾城》中所塑造的林比邻这一艺术形象,在网络社会的当下有着特殊的意义。她不是娜拉出走,也不是为爱私奔,而是在追求爱的自由的基础上,渗进了认真严肃的社会意义;不仅以自己的女性视角,而且用女性的话语,与社会责任和担当紧密联系在一起。毋庸讳言,作者以其个性化的写作及其创作实绩,承续了冰心、陈衡哲、庐隐、冯沅君等作家通过文学创作寻求女性自我解放的道路,是五四运动以来妇女解放真正意义上的传承和发扬。回望历史,感慨遥深。这100年女性在寻求解放和自由的道路上,风雨兼程,走得艰辛而激扬。虽然如此,但结果是美好的。因受思想文化启蒙而出现的女性为追求现代爱情、抚慰自身伤痛的文学创作,直至发展到今天的女性主义文学思潮,终于有了真正的可触及的女性文学,这是全体女性作家努力的成就,当然,也包括《时光倾城》的作者严利。

《时光倾城》
  作者:严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