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6 当代书评-
A16 当代书评 下载PDF 上一版 |
A16当代书评
  • ·在疼痛与憧憬中砥砺而行
  • ·沈俊峰散文的根与魂
  • ·行吟路上的摇滚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行吟路上的摇滚

——读黎大杰诗集《行且吟》

  □周维强
  黎大杰诗集《行且吟》从文本上来说,应该是行吟诗的合集。
  诗集《行且吟》,收录了诗人四十二组行吟诗。既有歌颂山水的佳作,又有亲近地名的诗篇,是一本实实在在的行吟诗“抒情辞典”。
  黎大杰在进行诗歌创作时,将他的才情充分融入到诗歌的字里行间,让诗句澎湃着诗人的激情,让诗行呈现出唯美的抒情,让诗歌的节奏明快且清亮,可吟,可诵。诗人总能巧妙地找到抒情的一个点,撬动诗歌的整体结构,通过独特的意象,安放诗情。
  黎大杰的行吟诗,有着摇滚艺术的立体,是值得反复阅读和吟诵的。
  比如他写剑门关楼就有着山歌的豪迈:“剑门关楼,一座建了毁,毁了建的点/而蜀道,就是一条条零乱的抛物线,总能找到/马嘶车辙的交汇处。诸葛孔明不是神/在他构建的八卦阵中,有一组北陡南缓无穷尽的取值范围/他知道只有两点才能确定一线,只有三足才能鼎立/就算有了凿石驾空,木牛立关,但那一孔哨垛中潜伏的眼睛/也还是在箭楼的左躲右闪里,消失于无影/皇室宗亲也是无法挽救一个即将倾覆的大厦/刘皇叔注定是一个孤独的人,他牵一匹白马/眺望关外,那卓绝的风姿如一袭暮春里的艳阳/激烈而又无奈,断褶带就横亘在他面前,无论是过关/还是立马关口,一切的烟云都将成为历史坐标系中/那最最容易被忽略掉的一个个小黑点”,诗歌中漾动着美妙的意境。黎大杰在这种诗中,化用了古诗词中的山水诗意,像古代诗人一样,和剑门关楼对话,表达内心的豪情。而“马嘶车辙的交汇处。诸葛孔明不是神/在他构建的八卦阵中,有一组北陡南缓无穷尽的取值范围”,想象力和比喻都恰到好处,很有自己的抒情特点。而在《广元行走》这一组诗中,他延展着自己内心对于剑门蜀道的理解,从古代的剑门险关写到今天的沧桑肃穆,读起来,荡气回肠,意蕴深长。
  在《一只白鹭,在嘉陵江上追逐自己》这首诗中,我则读到了民谣的舒缓:“一只白鹭,在嘉陵江上撒播阳光的种子/每一粒都会点燃一波夏天的烈焰/沿江逆行,白鹭的精灵/携着自己在江边漫步/它已然误将另一个自己当成了配偶/奔跑着追逐自己去了//白鹭是要在江中布下金色的迷局/去引诱另一只白鹭来赶潮/水草是飘飞的羽毛/成为了白鹭心中被偷走的草原/每一只白鹭,眼中只有一片窄小的天空/ 一只白鹭总在盯着另一只看/其内心的漫无边际/深不可测”,诗人的情思是清丽的,情感是真挚的,所以,书写起来,自然要带有几朵恣意与潇洒。在这首诗中,诗人切入立意的角度非常精确和巧妙,“一只白鹭”和“一条嘉陵江”,两相结合,立马就有了鸟飞江面的画面感,而紧接着深入下去的抒情,则带有很强的诗性。诗人在整首诗中,都围绕着白鹭和江水的意象,新颖独特,设喻巧妙,给人以阅读的快感。且诗人的语感特别好,非常流畅和舒心,淡泊悠远的气质中,暗藏着质朴真诚的表达。且,诗人观察角度非常别致,比如“水草是飘飞的羽毛/成为了白鹭心中被偷走的草原”,这样的比喻,读后,令人过目不忘。
  读完诗集《行且吟》,我的脑海中始终回荡着那些闪亮的字词,在黎大杰笔下,那些单词似乎都长着翅膀,要飞起来,或翱翔,或低飞。
  读黎大杰的诗,如同欣赏一条溪流缓缓流淌,水清林静,诗人坐在溪水旁,凝视着林间风景,不说话,但你能感受静穆的美;读黎大杰的诗,如同和他一起,攀高山,登城楼,眺望,沉思,诗人之间的交流虽然无声,但却心灵相通;读黎大杰的诗,是一种心灵的对话,对山水的热爱,对自然的钟情,对大地的感怀,均能激发想象和思考。同时,在诗歌当中安放一种归隐的情愫,以及安放一份俗世的诗情,是一种理想,也是一份热望。

《行且吟》
  作者:黎大杰
  出版社:四川民族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