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4 主题策划-
A14 主题策划 下载PDF 下一版 上一版 |
A14主题策划
  • ·别样扶贫也幸福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别样扶贫也幸福

——记凉山州普格县特补乃乌村驻村工作队员范烨

范烨在整理资料。

范烨自备理发工具给留守孩子理发。

  

□杜先福

  有人说,脱贫攻坚,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创举。多少人前往扶贫第一线,在中国最贫穷、条件最艰苦的地方为他人的幸福努力奉献,书写了一曲又一曲奉献壮歌。笔者认为,千千万万扶贫奉献者当中有个普普通通的驻村工作队员值得一书。
  她叫范烨,1990年3月出生,宜宾市江安县农业局工作人员。


妻子先斩后奏

  毕业于西南农业大学的范烨,曾经在宜宾一家媒体单位工作,特别关注农村发展。在农村采访中,范烨感到,农民要脱贫致富,无论是养殖还是种植技术都很缺乏,自己学的是农业养殖业,却“学非所用”干起了记者工作。因此,她积极参加公务员考试,而且定向选择“只考农业部门”,最终如愿以偿考上了江安县农业局。
  2018年端午节前,江安县农业局号召干部职工报名参加凉山州的扶贫工作,范烨当即心动,准备报名。她想,如果驻村扶贫,就能运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实实在在搞点项目,真正发挥自己所学知识的作用。但最主要的是,丈夫是否同意自己去,万一不同意,又该怎么办?
  范烨与丈夫的恋爱始于2014年。这年,范烨的闺蜜与驻扎什邡的某部一名军人结婚,闺蜜的丈夫对自己的班长仝强很推崇,仝强是二级士官,但还没对象。于是,闺蜜就把范烨介绍给仝强。
  闺蜜和她的丈夫都把仝强说得十全十美,范烨却十分为难——仝强的老家是河南信阳农村,且是独生子。两人要在一起生活,肯定有很大的难度,磨合起来必定很困难。经过近两年的交往,范烨觉得,仝强有军人的血性,人品确实很好,至于地域差异形成的生活习惯上的差异,可以慢慢互相适应。2015年12月,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2018年3月,仝强转业到宜宾市李端镇政府工作。夫妻俩商议,尽快要个孩子。
  然而,端午节前夕,县农业局号召干部职工报名参加凉山扶贫,范烨觉得这不仅可以施展自己所学的农业知识,也可以为贫困地区的村民脱贫致富做一份贡献。但要去凉山,最大的障碍,可能就在丈夫那里——丈夫刚刚转业来到宜宾,不仅仅是为了夫妻在一起,丈夫的热情还在于想当爸爸。两人都快30岁了,生孩子是共同愿望,从年龄上说,是“刻不容缓”了。如果去凉山扶贫,生孩子的事,至少要推迟三年。
  思来想去,范烨决心不放弃这一展示自己所学知识的机会——先斩后奏,报了名再说!


丈夫顺水推舟

  单位领导鉴于范烨夫妻的情况,建议她慎重考虑。但是范烨决心已定。
  回到家,范烨没有吞吞吐吐,非常爽快地告诉仝强:“单位动员干部职工去凉山扶贫,我也报了名,你的意见如何?”
  仝强没有及时回答。整整两天,不仅没有回答,而且连话也几乎没有说。
  显然,仝强心里很恼火——这么大的事,怎么不预先商量一下,报了名意味着什么?报了名就意味着板上钉钉,所谓“你的意见如何”,还不就是“无论你的意见如何,我的意志已定”。
  仝强之所以心里“恼火”,也是为妻子着想——毕竟妻子很快就要满30岁了,年过30岁生孩子恢复就没年轻快。再说,妻子去扶贫,身体吃不吃得消?那里的艰苦受不受得了?
  正是心里纠结,仝强不仅没有表示态度,反而连说话都很少了。当然,仝强也是明白人。妻子的系列举动表明,阻挡肯定是不可能的了,那还不如“顺水推舟”,免得妻子出征时心情不爽影响相互间的感情,更给将来的工作带去负面情绪。
  第三天,仝强对妻子说:“我慎重考虑过了,阻挡你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提醒你,一定要有吃得苦的准备,去了,艰苦是肯定的,去了,就要干好!千万不要被人瞧不起!”过了端午节,仝强决定亲自送范烨去扶贫地——凉山州普格县特补乃乌村。
  夫妻俩到了特补乃乌村,没想到,特补乃乌村居然美若“人间天堂”。原来,特补乃乌村2015年12月列为四川省烟草专卖局(公司)的定点扶贫村,历经两年艰苦努力、实行整村脱贫,已然全村脱贫,并被四川省树为脱贫攻坚模范村。
  开始的时候,范烨都不明白,特补乃乌村已经这么漂亮了,已经脱贫了,怎么还来这里扶贫?范烨心里大大的犯疑,而仝强又是另一番想法——特补乃乌村美如仙境,妻子在这里不会吃什么苦头,看来可以放心了。因此,仝强没有在村里多住,第二天就回宜宾去了。


亲切的“姐姐”

  仝强走了,处于新奇心态的范烨,感到特补乃乌村外观确实很不错,在四川省烟草公司的全新打造下,整个村子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翻天覆地的蝶变。各方面硬件设施,可以说比起一般县城都还先进——太阳能路灯在夜里形如一条金色长龙在半山中辉耀,自来水、地下排污管道、家家户户理想的洗澡堂应有尽有,完全改变了范烨来之前的艰苦想象。
  不过,优良的外部环境并不代表优质的生活。初来大山里,范烨还是水土不服。驻村干部住得较分散,没有集体“开伙食”,大多数时间是“搭到”村幼儿园,由山下的一家食店送盒饭。一 开始范烨很不习惯,菜少,色泽不入眼,看到都难以下咽,只好自己想办法,烧开水烫方便面,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
  曾有人笑话她,细皮嫩肉、白白净净、仙女一般的姑娘,跑到大山沟里来扶贫,恐怕就是带着某种理想主义色彩,来镀金来看看风景,要不了多久就会吃不消而打“退堂鼓”!
  然而,范烨心里却并不是来看看风景然后就打“退堂鼓”的。她是真心来扶贫,而且是要运用自己所学的知识为村民做点实事的。她自始至终积极支持第一书记的设想,村民发展养鸡、养羊、养蜂以及各种种植业,她不仅出主意、找资源,更多的是从技术上帮助种、养殖户科学养殖,良性发展,尽自己的努力减少种、养殖业的病虫灾害,保障村民种、养殖的最大收益。
  在种养殖业的发展上,范烨绝对称得上“专家”,这方面也就不必细说了。每天辛苦工作之余,范烨还有一项工作——走村入户,照顾留守儿童。留守儿童在凉山贫困地区极为普遍。
  前些年,村民者次日的妻子吉友子力外出打工,丈夫在家照顾四个孩子。2019年彝族年过后,者次日和吉友子力认为,两个双胞胎儿子者海聪、者尔聪已经14岁,生活能够自理了,于是,夫妇俩带着最小的女儿者么友歪继续外出打工,留下三个孩子(小孩子者日聪,2011年出生)在家,成了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之家。
  者海聪、者尔聪同读六年级,者日聪读四年级,学校离家几公里,每天早出晚归,生活上总是饱一顿、饿一顿,对身体健康非常不利。
  范烨知道情况后,就主动担负起照顾几个孩子的担子。没想到的是,除了者海聪、者尔聪、者日聪三弟兄外,另外还有一个叫五作的孩子,八九岁,父母也是外出打工了,范烨就把五作安排与者家三弟兄在一起生活。
  范烨工作之余,常常为孩子们洗衣服、做家务,自己掏钱割肉买营养品改善孩子们的生活。
  还有一家,也是四个孩子,父母也都外出打工,虽然这一家有奶奶在,但奶奶年龄大,对生活卫生方面管得很少。因此,范烨也经常去这一家,帮助洗衣洗被子、料理家务,指导孩子们讲究卫生。
  范烨已经30岁,自己没有孩子,却对留守孩子怀有慈母般的感情。孩子们不叫她阿姨,而是叫她姐姐。每每听到孩子们叫“姐姐”,她就感到十分亲切,感到心满意足!


精神上的脱贫

  对于其他需要帮助的家庭,范烨也是力所能及给予帮助。在她看来,扶贫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脱贫,精神上的帮扶应是同步进行。能够关心更多的留守儿童,不仅从物质上帮扶,更是精神上、生活习惯上比如从讲卫生入手,教育他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减少不卫生带来的各种疾病,从而提高生活质量。
  除了帮扶村民种养殖业,范烨经常性的工作是协助村委做好各种资料上报工作,加班加点已是常态。对于村里各种文化体育活动,也是义不容辞。经常忙得给丈夫打电话的时间都很少。丈夫仝强很理解她,所以老家有什么事,也是尽量地不告诉她,不让她分心。
  采访中,范烨有一段时间默默地停留了至少三分钟,强忍住不让泪水流出来,但是最终还是流泪了。
  原来,范烨父亲从宜宾李庄镇纸厂下岗后在外打工,每天要骑摩托车上下班。2018年12月3日不幸发生车祸,不仅摔断了六根肋骨,鼻骨、两个眼眶骨也断裂,几乎危及生命。
  12月正是特补乃乌村各项工作迎接检查的紧要时刻,仝强为了不影响范烨的工作,更不愿意范烨为父亲的伤情担忧,一直没有把父亲发生车祸的情况透露半句,同时也要求亲朋好友一律保守秘密。到2019年元旦放假,范烨回到宜宾时,父亲基本痊愈。范烨心里愧疚于没有照顾受伤的父亲而流泪,但却更感动于父母、丈夫以及亲友对她工作的支持,她也为自己能在扶贫攻坚的伟业中有所奉献而欣慰。所以,她感慨万千,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脱贫攻坚战役,需要更多的力量,需要更多人关注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群。脱贫攻坚的前线,不需要数字脱贫,不需要表面功夫,需要的是每个脱贫人带着自己的真心去帮扶每一个需要帮扶的人。我的一生不可能惊天动地,但是我能加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尤其是智与志的脱贫帮扶战役中来,基本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凉山脱贫人’,为凉山彝族同胞脱贫奔小康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就是我一生的欣慰,也是我终生的幸福!”范烨在自己的空间里如是说。

(本版图片均为范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