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5 四川-
A5四川
  • ·从老兵到五星机长 一直坚守初心
  • ·攻克“卡脖子”技术 实现“打洞神器”国产化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从老兵到五星机长 一直坚守初心

他曾驾驶轰炸机与死神搏斗62分钟

上官伟宏绕机检查时也不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上官宏伟年轻时当空军飞行员的照片。

  只要有飞行任务,机长上官伟宏都会早早来到成都双流机场附近的东方航空机组准备室,为航班任务仔细核对计划、航路、天气等机组协调事宜。
  几十年来,他习惯了与飞机相伴的岁月。从空军到民航,他始终在飞行领域展现精湛的专业技术。他先后获得东航五星机长、民航飞行安全金质奖章,目前已安全飞行25594小时。
  8月1日,在第93个“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59岁的上官伟宏说,将保持由部队一脉相承的优良素质,坚守飞行员的初心和使命。

尾翼断裂
偏航到民航机场

  上官伟宏,现为东航五星机长。19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二航空飞行学校,随后在空军服役。
  1983年11月2日,22岁的上官伟宏与机组在驾驶轰炸机时,遭遇险情,飞机被严重撞伤,飞机原有的尾翼不见了。
  飞机被撞、急速下滑、通讯中断……一切都来不及多想,上官伟宏与机长孙鄂军一起用力控制驾驶盘,同时向右压住。然而,近百吨重的飞机仍然以巨大惯性急速下滑,一旦飞机失速失控,等待机组的只有一声坠地的轰鸣。
  终于,飞机在8000米高度时不再下滑,但却不停晃动,像一匹狂躁不安的野兽。要驾驶一架失去垂直尾翼加上水平尾翼受伤的飞机落地,这在飞行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在共同权衡了操作的可能性后,机组决定左转返航,在河北沧县落地。在如此艰难的飞行条件下,飞机和机组又强撑了20分钟,随时都有坠毁的可能。
  终于,一条白色跑道出现在飞机下方,万幸的是,飞机在复杂情况下竟偏航到一个民航机场上空。当时万里无云,能见度高,跑道长度符合降落要求,可如何精准落地,不对民航财产和人身安全造成损失,成为机组当时的难题。

果断操纵
飞机安全落地

  在飞行高度500米时,上官伟宏在机长孙鄂军的指令下,果断操纵,三个起落架徐徐放出,哐当一声上了锁。起落架正常!紧接着,上官伟宏又小心翼翼地试放襟翼,刚放了20度,由于速度和升力急剧变化,飞机急向右偏。上官伟宏赶紧收起5度,飞机高度下降到150米时,襟翼全放。
  这时,新的情况出现了,驾驶盘拉不动了!这意味着飞机会一头栽下去,触地爆炸。上官伟宏赶紧与机长站起来,把驾驶盘用力往怀里拉,帮忙拉住飞机。机头颤颤微微地抬起头后,咚的一声,飞机接地了。
  飞机停稳,关车。机组成员下了飞机后紧紧抱在一起。事后,上官伟宏说:“我在飞机上时就想还能不能有机会抽上家乡的烟。”对他来说,最美好的词莫过于劫后余生。
  1983年12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给飞行员上官伟宏记一等功一次。
  1984年10月1日,上官伟宏与原973机组驾驶“轰6”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的空中梯队阅兵。

保持初心
永远笔挺有型

  也许正是空中62分钟与死神搏斗的经历,铸就了上官伟宏临危不惧、沉着冷静的优良作风,在此后的很多年里,不管是空军还是民航,他都竭尽全力保证飞行安全。
  上官伟宏转业到东航工作期间,先后获得东航五星机长、民航飞行安全金质奖章,目前安全飞行25594小时。
  与上官伟宏搭过组的飞行员常常会发现一个细节,“上官机长执行航班任务时,永远会把衬衫熨烫的笔挺有型,仿若新衫,驾驶舱和屏幕也都被他擦得一尘不染,在绕机检查时也不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在上官伟宏看来,在飞行这件事上,即使经历过惊心动魄,也要保持初心,在每一次平凡的航班中完成既定的任务。

易崇华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杨金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