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6 宽窄巷-
A16 宽窄巷 下载PDF 上一版 |
A16宽窄巷
  • ·“忆人”与“世说”
  • ·行走与仰望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行走与仰望

——姚中华《在尘世间仰望》序

  

□徐迅

  读姚中华的散文集《在尘世间仰望》,我惊讶地发现,他笔下的“双抢”和我家乡有着惊人的相似。读完他的文集我才知道,他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淮北人,而是家住长江边——他的老家芜湖以生产水稻为主,历史上还是一座“米市”。与时令抢水稻的栽插时间,我们共同铭心刻骨的双抢农事,是以盛产麦子为主的广大北方人民无法体会的。
  在南方的村庄出生和长大,草木村庄是他最初和最原始的记忆。他的笔尖触及到南方的泥土和草木,立即鲜活起来,语言也充满一种特别的诗意、灵性。比如,他说:“村庄是大地结出的一枚饱满的果实,草木便是包裹着果实不容褪去的壳”(《草木村庄》)、“水草的气节,颇似山中的隐士”(《水草》)、“出水的芡实虽然如同战场上败下阵的斗士,但此时依然张牙舞爪,不可触碰”(《有一种美食叫芡实》)……他熟悉村庄的花草树木,所以他知道村庄所有草木的秉性。与草木为伍,或被草木淹没,或谛听草木有声,他寻求的是草木给予他人生的启示与意义。
  收入文集里的《时光指纹》是一组亲情散文。亲情是他生命深处一条隐秘的河流……那里有温馨,有沉痛,甚至有悲凉……比如,他年少时做错了事,想向母亲认错,“却看见母亲独自一人在厨房里悄悄地抹泪”(《骂声里的爱》);母亲逝世后,父亲只愿意一个人住在一个小屋里。过年回家,父亲总是会端出一盆热了又热的五香茶蛋,让他们品尝。让孩子们有着“在父母身边才能体会到的家的味道。”(《父亲的小屋》);而在《给父母“搬家”》里,他写兄妹几个想给母亲刻一个石碑,却不知道母亲的生辰!情的浓淡深浅,爱的轻重缓急,他一律都真诚地表达着……
  记得去年在淮北,他执意要带我参观由于采煤塌陷而形成的南湖。因时间关系,我们没能如愿。但在《一座湖的光阴》里,我还是读到了这座南湖的前世今生。他说“一抹晚霞落入湖中,将碧绿的湖水染成橘黄色……”,正是我那天透过车窗看到的景色。这样的湖,总让人被大自然强大的自身修复功能感动。
  与草木对话,与亲人、山水对话,当然也会与先贤们对话。这经常对话的结果就是他完成了一部《桓谭传》的文学传记。桓谭是两汉时期诞生在淮北大地的一代名儒,也是他从小就崇拜的历史人物。他翻阅《史记》《汉书》《后汉书》《两汉书》及相关人物传记,在大量搜集资料的基础上,完成了心中一代圣贤的形象塑造。或许正是受此写作成功的鼓舞,有一段时间,他开始了大量这种历史文化散文的创作,踏着先哲们的足迹,倾听着先哲们的跫音,他走进广袤的淮北大地,或沉湎于古濉书院,或徘徊在垓下,虔诚地探寻着一些历史人物的命运……他的这些文字写得汪洋恣肆,才情满怀,让我们随着他行走、仰望历史文化星空。
  从“凝望”到“仰望”,他让我们触摸到的是他生命的另一段心路历程——行走,是他的一种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