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4 宽窄巷-
A14宽窄巷
  • ·广告
  • ·李洞:贾岛虔诚信徒的蜀地苦吟(下)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李洞:贾岛虔诚信徒的蜀地苦吟(下)

贾岛

  

□许永强

  贾岛(779年—843年),晚唐著名的苦吟诗人,人称“诗奴”。唐会昌三年(843年),贾岛被任命为普州(今四川安岳)司户参军,但未受命而身先卒。死后被安葬在安岳县城南郊安泉山。
  李洞膜拜并师承贾岛,态度之虔诚,诗风之神似,在中国诗坛上恐怕难有能与其相比的。


搜寻贾岛蜀地的轶闻

  李洞找人铸了一个贾岛的铜像,整天带在身边,手里拿着和尚念经的佛珠,把贾岛的诗当佛经念,一天要念上千遍。在《唐才子传》中有记载:“酷慕贾长江,遂铜写岛像,载之巾中。常持数珠念贾岛佛,一日千遍。人有喜岛(诗)者,洞必手录岛诗赠之,叮泞再四曰:‘此无异佛经,归焚香再拜之。’其仰慕一何如此之切也。”李洞在诗中曾流露出自己对贾岛的无限尊崇:“贾生诗卷惠休装,百叶莲花万里香。供得半年吟不足,长须字字顶司仓。”(《题晰上人贾岛诗卷》)“敲驴吟雪月,谪出国西门。行傍长江影,愁深汨水魂。筇携过竹寺,琴典在花村。饥拾山松子,谁知贾传孙 。”(《赋得送贾岛谪长江》)“南朝献晋史,东蜀瞰巴楼……若次江边邑,宗诗为遍搜。”(《送东宫贾正字之蜀》)诗中江边邑乃指东蜀遂州长江县(今四川蓬溪),贾岛曾在此任长江县主簿。李洞殷勤嘱友人贾正字遍索贾岛诗,以及贾岛在蜀地的事迹轶闻。表明李洞除崇拜贾岛外,还勤于搜集贾诗及其事迹。
  李洞不仅仰慕贾岛,其作诗的苦吟、诗歌的题材、内容以及在诗歌风格意境上也与贾岛一样,善于借诗歌吟苦。在意境营造上,李洞沿袭贾岛善取幽静清雅的意象以营造幽微纡曲、深情绵邈之境。如《段秀才溪居送从弟游泾陇》:“抱疾寒溪卧,因循草木青。相留开夏蜜,辞去见秋萤。朔雪痕侵雍,边烽焰照泾。烟沈陇山色,西望涕交零。”就学贾岛的《原上秋居》,在平淡无奇的物象之中,浸以缥缈、迂回的情感,描绘了充满暗淡色彩的荒凉之境。


死后葬于贾岛墓附近

  889年冬,李洞曾离蜀入京赴举,却再一次误过了应试时间,给了他更大的打击。891年李洞返回蜀中,特地前往东蜀贾岛曾任主簿的长江县,凭吊了诗人旧迹,写下了《过贾阆仙旧地》诗:“鹤外唐来有谪星,长江东注冷沧溟。境搜松雪仙人岛,吟歇林泉主簿厅。片月已能临榜黑,遥天何益抱坟青。年年谁不登高第,未胜骑驴入画屏。”
  李洞此行还亲临紧邻遂州的普州安泉山贾岛墓,奠祭自己倾心仰慕的诗坛前辈。伫立于早已仰慕至极的贾岛墓前,李洞再也难掩内心的澎湃激情,发出了无限的慨叹:“位卑终蜀士,诗绝占唐朝……我来因奠洒,立石用为标。”(《贾岛墓》)“位卑终蜀士”一句既是对贾岛遭遇的不幸大发感慨,也是夺他人酒杯以浇自己心中之块垒,“诗绝占唐朝”则极为肯定贾岛在唐朝诗坛的杰出地位,仰慕之情溢于言表。如今,在安岳贾岛墓还保留有李洞碑。
  李洞虽一生未第,不仕而卒,然而他却赢得了诗人们的敬爱和同情。郑谷即有《哭进士李洞二首》,代表了其时文士们对他的这种感情。其一云:“所惜绝吟声,不患君不荣。李端终薄宦,贾岛得高名。旅葬新坟小,遗孤远俗轻。犹疑随计晚,昨夜草虫鸣。”其二云:“自闻东蜀病,唯我独关情。若近长江死,想君胜在生。瘴蒸丹旎湿,灯隔素帷清。家树僧栽后,新蝉一两声。”据此哭吊诗可知李洞约在903年夏病卒于东蜀,并葬于此。身后遗孤境况令人哀悯。《唐才子传》又据此诗谓“初,(贾)岛任长江,乃东蜀,家在其处。郑谷哭洞诗云:‘得近长江死,想君胜在生。’言死生不相远也。”这里郑谷所指出的李洞死后得葬于距贾岛墓不远处乃是一种幸运,实即道出了李洞与贾岛间的一种极密切的关系,这就是李洞一生对贾岛的顶礼膜拜与效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