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3 宽窄巷-
A13宽窄巷
  • ·多部电影今年上映 张译演技被赞“抵心通神”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多部电影今年上映 张译演技被赞“抵心通神”

张译在《八佰》中。

张译在《金刚川》中。

张译在《我和我的祖国》中。

  由管虎、郭帆和路阳共同导演的《金刚川》正在热映,张译的表现再次令人惊艳,有人称他的表演境界是“抵心通神的级别”。
  今年疫情之后,影院复工以来,张译出演了《八佰》《我和我的家乡》和《金刚川》三部电影,加上即将上映的张艺谋的《一秒钟》《悬崖之上》,张译的“抢手”可见一斑。
  张译对于角色的游刃有余与天分和磨炼有关,更因为他的内心坚守着“戏比天大”的信条,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有幸演老部队的先烈
是冥冥之中的巧合

  张译当了10年兵,也出演了《士兵突击》《红海行动》等不少军人戏,但是演《金刚川》,还是让这位老兵起了“鸡皮疙瘩”。
  当时守护金刚川的主力部队是24军,而这正是张译当兵的老部队。张译说:“《金刚川》的主力部队就是我的老部队。我竟然能够演我老部队的先烈,特别特别荣幸,第一次拿到这个剧本,我觉得是冥冥之中的巧合,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感谢这部电影能让我向老部队致敬,感谢我10年的军旅生涯。”
  虽然自己曾是军人,且多次扮演军人,但出演《金刚川》,张译依然花费不少工夫准备:“开机之前我们重点看了一些那个时代的纪录片和老照片,参考了很多资料,去寻找这些英雄前辈的精神风貌。那个时候的战士更朴实一些,他们没有先进的现代化武器装备,作战条件更加艰苦,从外形包括服饰、妆感等等各个方面都和现在不一样。”

特别喜欢张飞这个角色
看似柔弱的他最有血性

  张译在片中扮演的角色叫张飞,外形却很柔弱。但就是这个瘦弱的张飞却在最后爆发出了巨大的血性和能量,他的舍生取义,他的牺牲,成为影片最大泪点,也让张译的表演带有极大的张力。
  张译说自己特别喜欢对张飞这个名字的设计,开始管虎导演和他聊时他还以为对方在和他开玩笑,但看了剧本才发现并非玩笑:“我觉得导演可能是希望通过刘关张这三个名字,来展现我们中国军人团结一致、不怕牺牲的精神。可是导演又把这个张飞的性格变成了有点谨慎,有点细腻,故意和我们印象中的猛张飞形成极大反差。”
  所以,张译扮演的张飞开始是文质彬彬的,心细又谨慎,他的装束永远是一号、二号两个炮阵地最完备的一个,头戴钢盔,扎着武装带,戴着望远镜、子弹袋,胸口别着钢笔,口袋里揣着记事本。吴京扮演的老关抽烟被他制止,因为担心会暴露敌情,而且他为了节省炮弹,宁可一炮不开。因为侦察机飞得太快了,轰炸机根本打不下来,即便张飞打得准,他也不会轻易为此浪费炮弹。“因为电影开场的时候,一号阵地只剩下28发炮弹了,二号阵地只有34发,可是我们有一个规定情境,就是五点天亮之前,有几万士兵要渡过金刚川。拿什么来保护过桥的这些战友,只有这几十枚炮弹,所以他心细的最大表现,就是对炮弹的珍惜。”

吴京每天“夺命call”
逼着张译健身训练

  吴京和张译的兄弟情是《金刚川》中最柔软最感人的情谊,两人见面时爱斗嘴,在危险时刻又试图保护对方,最终舍生取义先后赴死。导演管虎说他们完全不需要配合,因为生活中两人就是如此,见面互相逗互相贫,但本质又是互相尊重互相欣赏,“在这戏里正合适,所以他们完全是本色出演”。
  对比《攀登者》,张译笑说拍摄《金刚川》时两人更熟悉更默契,吴京是剧组的灵魂人物之一,“老吴亲和力比较强,现场嗓门最大,动作最敏捷,人缘最好,是第一个给我们剧组买水的。我们进组的第一天是军事训练,在丹东的一个仓库里,我当时有点蒙,一门文物级的70多年的老炮摆在那里供我们参观和学习。我当时傻了,我们拍摄的时候,演一班和二班的战士们都在那里候场。老吴一嗓子喊‘一班二班的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感染了,大家从那一刻开始进入战斗状态,进入准拍摄状态。”
  张译还透露,在拍摄过程当中,吴京出了很多主意,他俩之间靠吹哨沟通就是吴京想的:“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点子,他在组里跟各个部门都能打最好的配合,为什么说他是灵魂人物,因为有他在,所有人都踏实。”
  夸完之后,张译开始吐槽吴京对他生活中的干涉也更多了:“我们夜戏特别多,拍夜戏时,白天就会调整,要不然你没劲拍通宵。他是运动员出身,每天上午10点钟就起床,给我打电话,不停地夺命call,让我去健身房。结果就是我穿戴好了,到健身房躺瑜伽垫上接着睡觉去,他在一边玩命训练。他还要管我吃什么,如果是日戏的话,晚上收工,他要在房间准备好各种胡萝卜、黄瓜条、鸡蛋清,就是毫无味道的一堆吃食,逼着我来吃,说这些东西有营养。他离开剧组之后,也会一天一个电话,或者无数条微信追着我,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问我今天拍得怎么样啊?安全不安全啊?他快赶上我妈了,基本上是这样一个状态。”
  玩笑过后,张译说特别怀念那段时间,“我们的默契不仅仅在现场拍戏的那一段时间,还有晚上大家一起聊戏,行话叫过过电影。一天24小时,我只有4个小时属于自己的睡眠时间,剩下20个小时都是跟他和虎哥摸爬滚打。吴京的戏份先杀青,我挺难过的,因为他先离开剧组了。”

年轻时被前辈“传帮带”
现在也想帮助年轻人

  拍摄《金刚川》时,没有自己的戏拍,张译也会来到片场,和李九霄、邱天等讲戏,张译自谦谈不上讲戏,只是在交流几个问题。他说自己特别喜欢的词是“传帮带”。
  被夸为好演员,张译说自己很幸运,20世纪90年代末期刚入行时,赶上了有老规矩老传统的阶段,“那个时候的老演员、老编剧、老导演,他们有传帮带的精神。我那个时候每天收工结束,就是回房间卸掉妆,换上一身衣服,然后带着剧组的餐盒去走廊,老演员已经在走廊把桌子摆好,我们边吃边聊第二天的戏。吃完了,餐具撤下。我们年轻人负责刷盘子刷碗,给老演员把茶续上。接着听老演员讲第二天的戏,对台词当着老人的面来对。老演员会说:‘你这个地方不对,如果是我,我会怎么样怎么样。’我觉得那是我除了在上学阶段之外,长本事最好的一段时间,因为是实践和理论相结合的日子。”
  前一天听前辈讲戏,第二天拍戏时老演员也不休息,“他在摄影机或者是监视器旁边看,看完之后把我叫到一边说这段应该怎么怎么着,他就现场给你说戏,特别像是以前的老戏班,可是他不是我名义上的老师,他就是觉得他这样做是对的。”
  张译和管虎合作了《八佰》和《金刚川》两部电影,张译说和管虎一起拍电影,永远有无穷的乐趣,“管虎导演有一个特别宏大的导演创作观,他允许各个部门不仅仅是演员,在他的这个梦境当中随便翻滚、跳跃。所以,在他的剧组,我所体会的就是每天都可以有新鲜感,每天我都有再创作的空间。”
  合作得更加默契后,这次拍摄《金刚川》,管虎就给张译“布置任务”了,他会让张译给年轻演员说说戏,“一开始,我就是代导演传话,慢慢的我除了传达导演的内容之外,还把自己对他的这场戏的一些想法和理解,去跟比我年轻的同行朋友们聊。有一天,我忽然发现这不就是当年我小的时候,那些前辈对我做的那些事吗?”
  有了这种想法后,张译还生出顾虑:“很多朋友可能不了解我们这个行业,他会觉得是不是张译去给别人讲戏,去耍大牌作戏霸了?其实不是这个意思,真的是一个行业内的探讨,一个传帮带。”
  《金刚川》拍摄时间很紧,张译说起这部戏感触很深,“我们整个几千人的团队,特别像一支真正的部队,大家分工不同,但在一起摸爬滚打,好感动。这些战友,这些兄弟,这个团队我觉得无坚不摧,和他们在一起工作真的是无上荣光。”据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