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2 宽窄巷-
A12宽窄巷
  • ·《舞蹈风暴》总冠军胡沈员:爆火是为了让现代舞被更多人看见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舞蹈风暴》总冠军胡沈员:爆火是为了让现代舞被更多人看见

胡沈员表演。

胡沈员与团队。

胡沈员喜欢开发身体的美。

  胡沈员获《舞蹈风暴》年度总冠军之后首次来成都演出,眼见着观众的增多、演出场次的增加,也实现了他当初参加节目的初衷——希望有人走进剧场。
  这是胡沈员的现代舞剧作品《流浪》第二次“回家”,跟去年9月中旬那场成都演出相比,胡沈员有了哪些新的感悟、新的呈现?

寻找梦想的过程
就是一种流浪

  10月3日19时许,四川大剧院检票口,戴着口罩的舞蹈爱好者从八方汇聚,排队进场,只为看胡沈员的现代舞剧作品《流浪》。按照防疫的75%上座率开放的观众席满座了。已经退休的余嬢嬢,自打看完《舞蹈风暴》第一季,就被胡沈员对舞蹈的坚持打动,得知《流浪》要来成都演出的消息后,立马买了两张680元的门票,邀朋友一起近距离欣赏胡沈员的现场表演。
  《流浪Nomadic》是胡沈员以身体本身为出发点,根据蒙古族舞蹈的基本韵律,结合现代舞的身体运动方式,发展和创造出特有的舞蹈语汇。“每个人在寻找自己的梦想,或者想要追逐你自己的前方的时候,也许会有很黑暗的地方,但是在这条路上你总能够看见一点光,这种寻找的过程,我把它定义为流浪。”
  演出前,胡沈员接受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坦言:“2017年版本的《流浪》偏向于肢体的研究,那是我在身体上的一种探寻和流浪;2019版的《流浪》已经算是一个完整的成型,加入了很多剧情和比较容易让人联想到的画面,去做一种‘流浪’的解读;到了2020年,我们巡演了这么多个城市,对于我们演员来讲,它的‘新’更多的是心态上的一种调整。”

当名利来的时候
你要看见自己的初心

  每天面对重复的动作和演出的时候,他需要用自己的心态和理解重新去诠释当天晚上自己的身体,所以《流浪》的“新”在于每一天的不同,也在于根据每一个剧场都会进行不同的调整。“在成都演出,每个剧场的不同都会带来不一样的视觉效果,这也算是视觉上的一种‘新’。”
  这也是胡沈员获《舞蹈风暴》年度总冠军之后的首次成都演出,实现了他当初参加节目的初衷——希望有人走进剧场。而看不见的收获,则是藏在他心里面的一份感动和初心。“当名利来的时候,你要能看见的是自己,你如何去做一种选择。我可以选择去接很多商业,但这可能会让我离舞台、离我最初的想法越来越远。”
  在胡沈员看来,每位艺术家最难得的就是自己的态度。“也许通过节目会把你打磨得很圆滑,但是作为一个创造者,如果太过于人情世故,不是一件好事。”于是,他选择坚持初心,在爆火之后沉静下来,继续做剧场,“我知道自己擅长的是什么,在剧场里是我最擅长的一种表达,在舞蹈里也是我最擅长的一种讲故事的方式,所以我依然选择留下来能看见自己的那一份初心,并且坚持和不动摇,我觉得这对我来讲是一种收获。”

对话
来现场看舞蹈的人变多了
但我们还不能太乐观

  封面新闻:从《流浪》到《儿时》、《只有黑夜听见了他的絮语》等,你做了很多不一样的舞剧作品,你想通过这些作品传递给观众什么?
  胡沈员:每一件艺术品其实都是来自于艺术家自己的感受,像《流浪》,它是从我自己的一个小故事出发。但每一部作品延伸和扩大了以后,其实都是和我们每一个人相关的。我也会关注一些社会性的话题和大家谈论的主题,这些东西通过艺术家自己的改编,他要传达的还是自己的一个观点和喜好。因为他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去出发,再去叙述任何故事,哪怕甚至是已经有的经典文学和文本,艺术家出发的时候其实还是要站在自己的观点上去向大家做解释。
  封面新闻:大家说到现代舞,首先会觉得它比较小众,看不懂。现在来看,它还小众吗?
  胡沈员:《舞蹈风暴》之后,来现场看舞蹈的人是变多了,但我们还不能太乐观。现在的火爆也许因为“好像我很喜欢这个人,他有演出我想去走近他”,一段时间后我们才能知道,是个人的票房好,还是整个市场好起来了。这个过程是需要更多的人去配合,包括剧院、剧场,共同为大家、为小众的艺术行业去努力。
  封面新闻:为什么一直专注于市场,专注剧院作品?
  胡沈员:对舞蹈或者舞台的喜欢和热爱,就很像谈恋爱一样。在舞蹈这条路上或者剧院这条路上,首先我觉得这是我擅长的部分,我能够做好它,并且也是我非常喜欢和愿意去做的事情。
  封面新闻:随着大众对你的认知度越来越高,在传播和推广现代舞上,担子是不是也越来越重?
  胡沈员:当时我参加节目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希望能够有人进剧院,因为只有你被更多的人看见,你的发言才更具代表性。我希望通过这样的努力,让现代舞和一些小众的当代艺术被更多人看见。这些走在最前面的最新锐的作品,需要更多的人去支持。
  封面新闻:你对艺术的坚持一直非常明确,这应该是很难得的吧?
  胡沈员:对每个艺术家来说,最难得的就是他自己的态度。在这条路上,我们也许会有很多需要面临的艰难,不圆滑就会很艰难。但我觉得作为一个创造者,如果太过于人情世故,太圆滑,太懂得去迎合,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保持那一颗和以前一样继续沉淀的心。
  能够让更多的人看见,不是因为在之前做了多少外在的努力,而是不停地向自我去寻找,当你越沉淀、越等待的时候,才能会显得不一样。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继续沉下来,一步一步走,不停积淀,你才能够有强有力的作品出来。
  封面新闻:作为四川人,四川元素会融进你的舞蹈作品中吗?
  胡沈员:四川的生活方式一直是我很喜欢的,大家都很悠闲,在这种放松的环境下,每一个人才会有更多的奇思妙想。四川也出了很多的舞者、艺术家,在跟他们聊天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大家都有非常多的想法,这是属于这个地方和地域的人的一种性格。
  封面新闻:接下来会有什么创作计划呢?
  胡沈员:创作一部作品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可能这个想法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去构思去结合,然后慢慢的,一步一步成型。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已经开始为明年的新作品做准备,准备一些舞蹈的小片段和素材,明年进入正式的创作和实验阶段。 封面新闻记者荀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