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 -A14 宽窄巷-
A14宽窄巷
  • ·对话“凡尔赛文学”博主蒙淇淇:“炫耀式造人设,我连中产都算不上”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对话“凡尔赛文学”博主蒙淇淇:“炫耀式造人设,我连中产都算不上”

蒙淇淇近照。

蒙淇淇给记者发来的照片。

  11月9日,微博博主“蒙淇淇77”顶着“凡尔赛文学”的帽子登上热搜,抢占了最近的热门话题。借助于她在微博上玛丽苏式的日常生活分享,一个半年前在“豆瓣”被命名的新词——“凡尔赛文学”,真正出圈。
  在被网友冠以“凡尔赛文学”代言人的光环之下,蒙淇淇的真实身份是已出版四本书的“甜宠文”作家。网友们津津乐道地翻看她的微博,有人嘲讽调侃,质疑她装富,批判她浮夸,也有忠实粉丝坚定拥护着她的“炫耀式美好”。
  站在网络热度的风口浪尖,蒙淇淇频繁接广告、晒博文收入,或用被网友抨击的“凡尔赛风”回怼。“我以前并不了解‘凡尔赛文学’,但现在发现自己确实挺‘凡’的。”她毫不掩饰自己确实在微博中炫耀,也大方承认身在北京的自己,“连中产也算不上”。
  记者在北京与蒙淇淇进行了一次对话。

“上热搜被网暴,心情犹如坐过山车”

  记者: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在网络上火了?
  蒙淇淇:大概11月8日左右,我的微博账号关注量和留言量突然增加很多。觉得很奇怪,我就在微博上搜索了自己的名字,发现有人在推文里挂了我,大意说我装有钱,很“凡”,而且那条推文上了热门,点赞量也很高。还有不少人跟帖,而且发布时间都是“刚刚”,下拉很久才是“十分钟前”。我当时就有种预感:可能要被推上热搜。第二天,我果真登上了热搜榜。
  记者:爆红后的这段时间,你的心情和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
  蒙淇淇:第一天其实挺骄傲和得意,毕竟是第一次上热搜,觉得这是很奇妙的人生体验。后来,太多上纲上线的批判声涌现,我才感受到被网暴的难堪和苦楚。索性故意用“凡尔赛”手法编造一些桥段,发广告,以此来和喷子们对抗。再到现在,内心归于平静,我也开始反思自己。这几天的心情真是坐过山车一般。
  登上热搜后,我的微博关注量从14万激增到41万,各种各样的声音也扑面而来。突如其来的影响力让我开始担心,自己发布的一些内容可能会给大家带来不良诱导,但那并不是我的本意。
  陆续有十多家媒体联系我,抱着想澄清公众误读的心态,我几乎是来者不拒,但这确实耽误了我不少时间。这两天,白天我都要马不停蹄地接受采访,晚上通宵写剧本。

“我确实想打造人设,算是一种自我经营”

  记者:你选择在微博上记录生活的初衷是什么?发布的微博内容是为了刻意打造人设吗?
  蒙淇淇:我在2014年注册了微博账号。一开始,只是想在微博上分享日常生活。一方面,以此积累下写作素材,进行创作时,我偶尔还会翻看自己的微博找灵感;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与粉丝互动,算是一种自我经营的方式。后来,我确实想通过微博打造人设,树立一个靠自身努力,过上更好生活的女性形象,也是希望借此激励大家努力去追求自己的目标。
  记者:你觉得自己这次爆红的原因是什么?
  蒙淇淇:我的微博内容从一开始到现在,画风其实差别不大。但最近这段时间,因为剧本创作需要,我接触到时尚圈,发微博的内容题材就从过往的情感生活扩散到时尚类。其实,无论是旅行、品酒还是逛SKP,大多情况下,我都是在体验中寻找创作灵感,顺便记录下了一些新奇的事,只是写起来可能显得特别“装”,就触动了大众情绪。

“我发的内容不完全真实,有15%的夸张”

  记者:微博呈现的内容是你真实的生活吗?你和丈夫在北京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蒙淇淇:我发的微博内容不是完全真实,有15%的成分是艺术夸张。有时,会虚构段子,比如,说老公去拉斯维加斯赌博,一晚输了500万。有时,也会刻意营造出甜宠氛围,就像在火锅店给老公发“在不在”那件事,其实老公本来就要来火锅店接我,但我没有告诉朋友。他到的时候,朋友们就很惊讶。我会故意把它写成很“苏”的桥段。
  在我的微信公众号上,这种艺术夸张的成分其实更重。比如,我把老公的电脑扔进东非大裂谷,纯属虚构。这种表达只是“口嗨”,稍微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也为了更吸引粉丝。但事实上,我昨晚还在熬夜写剧本,从凌晨1点写到6点。我的工作其实很忙,即便是出去玩,我也会想着积累素材,就是一个平凡的打工人。
  生活中,我也不是经常去人均千元以上的餐厅吃饭,其实也就偶尔去。我会偶尔为了小虚荣而炫耀式消费,买上万元的包或衣服,尽管我可能并不特别喜欢它,但拥有它,会让人有种自我良好的感觉。
  我本来就不是有钱人,连中产都算不上。现在,我和老公只是过着相对满意的生活,工作顺利,在北京有房有车,支撑得起两个儿子的教育与兴趣爱好,会定期旅行,也偶尔会小奢侈一把,享受生活。仅此而已。

“依靠IP潮流,我觉得已经实现了阶层的上升”

  记者:你们感觉现在算是实现了生活跨越吗?如何实现的?
  蒙淇淇:我出生在湖南三线城市的一个小康之家,老公是山东人。我们的起点都不高,能过上现在的生活,我觉得已经实现了阶层的上升。
  21岁,在长沙一家普通高校法学专业毕业后,我一穷二白地来到北京。从此,在这座城市奋斗了九年。刚到北京时,我在一家律所工作,月薪三千,和其他女生在员工宿舍同睡一张床。但因为不擅长处理人情世故,我既不喜欢,也做不好这份工作,几个月后就辞职了。
  后来,我结婚生子,期间给杂志社投稿,发现反响不错。作文是我从小就很擅长的事,中学时,大家都在军训,我却窝在空调房里写征文稿。从投稿到出书再到专攻剧本,我逐渐走上了独立创作的道路,版权收益越来越多。期间,在IT行业做技术的老公也不断升职加薪。
  过去九年,我们的生活在一步步往前走,慢慢变得更好。有了一定积蓄后,先咬咬牙买了房。一开始日子也过得紧,生活要省吃俭用,后来宽松一些,又有了余力去添置汽车,升级消费。
  当然,我们能实现这种转变,不仅是依靠个人脚踏实地的努力,更受惠于时代红利,依靠的是IP潮流和互联网造富运动。

“回看自己的微博,我也觉得尴尬又肉麻”

  记者:你了解“凡尔赛文学”吗?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表达方式?
  蒙淇淇:回看自己的微博时,我也会觉得尴尬又肉麻,甚至会因为过于肉麻,尬得自己默默删除了很多。这种浓郁的甜宠味、古早霸道总裁文风,这种表达方式来源于我的本职工作。在创作上,我一直是甜宠风。当然,很多素材内容都来源于现实生活。我喜欢把老公当成男主角一样去研究,在不同情况下,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可能因为我太戏精,也有点作,他渐渐就变得很上道,会主动配合我,因为他知道我又要找素材了。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我们之间会发生很多外人看来无比肉麻的事。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我对自己有严重的颜值和身材焦虑。以前,我很抗拒拍照。几天前,看了自己第一次接受采访的视频后,我就有种自卑感。我既不会管理表情,也缺乏时尚审美,长得不好看,身材也不好。拍摄视频前,我还特意请人帮我化过妆。我一直想改变自己的形象,也买过不少化妆品,想学化妆,可到现在,还是没学会。
  在这个社会,女性很容易被放在审视的位置上。而打开各种网络平台,全是帅哥美女。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我的颜值焦虑。
  我喜欢甜宠风、进行炫耀式消费都和这个心理有关,可能我总想以此去向别人证明一些东西——尽管我不是美女,也可以拥有甜甜的爱情和美满的生活,就像大家眼中美女才能过上的生活一样。
  我以前并不了解凡尔赛文学,但这次仔细研究一番,发现自己确实挺“凡”的。

“我以后可能会减少艺术夸张的成分”

  记者:以后发微博会改变自己的表达风格吗?
  蒙淇淇:我会做出改变,可能会减少艺术夸张的成分,特别是在关于物质消费领域的话题。以前,我的微博关注量不高,只是小范围地圈地自萌,现在影响力变大。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公众人物,微博内容要更多地考虑到它对公众带来的影响。
  我希望自己的微博能成为一种正向引导。鼓励更多女性摆脱像我一样的容颜焦虑,努力奋斗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无论从哪里起步,都能走到更高的地方。 据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