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版 -E5 人物-
E5人物
  • ·钻研川剧40年 传承艺术不忘初心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钻研川剧40年 传承艺术不忘初心

天府新区川剧团团长黄涌的艺术人生

黄涌展示《收黑虎》获得的证书。

黄涌正在练习川剧。

黄涌(中)正在表演《收黑虎》。

黄涌在《收黑虎》中的造型。

  “还有那鸡鸭鱼肉、牛羊狗兔,肺片、豆腐、腰花儿、血旺儿、串串、肚肚、黄鳝、泥鳅,慢慢再来细细切呀……”近日的一天,在华阳街道正大街23号天府新区川剧团,团长黄涌正唱着川剧的灯调。只见他一边认真地唱着,一边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动作,时不时换个夸张的表情,短短的曲目被他表演得活灵活现。“声腔的特点是:乐曲短小,节奏鲜明,轻松活泼,旋律明快,具有浓厚的四川地方风味。”一提起川剧,50岁的黄涌显得兴致勃勃、神采奕奕,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其实,在天府新区川剧团,还有许多像黄涌这样的艺术家,他们在舞台上琢磨技艺,演遍了人间的悲喜,在生活中却是追求简单、对艺术有着美好憧憬的普通人。2018年4月,成都市天府新区川剧团开始自创川剧《收黑虎》,经过大半年的创作、编排、修改,在2018年10月的第四届川剧节上大放异彩,并入选了优秀传统折子戏展演。“川剧博采众长,流光溢彩,我们的剧本能脱颖而出,离不开所有人的辛勤付出,也为我们大半年的辛苦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黄涌欣慰地说道。

10岁进入川剧团
学习之路异常辛苦

  不少艺术家在回忆过去时,总会谈到一些有趣的经历。对于已经钻研川剧40年的黄涌来说,选择这条道路似乎就是“命中注定”。“我的父母亲都是川剧演员,儿时放寒假便会去舞台下看他们演出。”黄涌5岁那年就与父母一同上台表演过,也就是从那时起,心底埋下了喜爱川剧的种子。
  10岁那年,黄涌毅然决然进入川剧团开始学习表演。自身的表演天赋和刻苦的学习态度让他的表演之路一路“绿灯”。仅一年时间,黄涌表演的川剧《拦马》就获得了青少年川剧调研二等奖。当然,在精进技艺的路上也遭受过许多苦难,最常见的便是老师“打满堂红”。二十多个娃娃在一起学艺,一个接一个地翻跟斗,但凡有一个没翻好,所有的娃娃都要站成一排挨手板。“在我刚进入川剧团不久,由于后空翻失误,手关节扭伤了。那时不曾想去医院治疗,就拿药酒不停地涂抹消肿,我生性好强,忍着痛不肯说。”黄涌回忆道。
  手伤一直持续了两年时间,导致每次需要做后空翻时,本该手掌着地,黄涌只得用五根手指支撑。“手扭伤后不久,一次登台表演中不小心手掌着地,痛得我在台上就流下了眼泪,我却想坚持演下去。台下观众看我一个小娃娃这么坚强,掌声愈发热烈,我一下子来了力气,边哭边笑地演完了。”黄涌笑着说。“你看我的额头上还有个疤,是之前演《哪吒》被花枪戳伤的;还有我的同事钟明安,长期身体受伤导致他现在腰椎、脊椎都出了问题……”黄涌笑着说道,虽是辛酸的往事,但在他脸上却看不见丝毫难过。

呕心沥血大半年
自创剧目一鸣惊人

  “除非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否则任何一场演出我都要坚持演完。”黄涌对待川剧表演的态度让很多人深受感动。正是由于他对川剧的热爱以及40年来的钻研,2018年年初,黄涌担任了天府新区川剧团团长。在他成为团长后,心心念念想为川剧团做些实事。“我是看着川剧由兴到衰的,所以一直想将咱们的国粹经典发扬光大。”2018年4月,在黄涌的提议下,川剧团决定自创剧目《收黑虎》,但是,原先在川剧团工作的人一部分离职、一部分退休,整个天府新区川剧团仅有6人,而一台川剧一般需要十多个工作人员,众人商量后决定去其他剧团请人来演。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东奔西走,终于将人员凑齐。“咱们团内的工作人员钟明安的儿子钟吉成当编剧;从小就和我一起学川剧的‘战友’张国培老师当导演;还有我的朋友廖学明、蒋恩明也加入了表演行列,即使是刚加入咱们川剧团的文字工作者韦升普,也被拉来做了演员,这才把人凑够。”黄涌说。在排练过程中,黄涌因劳累过度导致肾结石发作,在住院治疗后的第二天就坚持出院了。
  集中排练的时间是2018年的7、8月份,正值酷暑,而表演川剧需要手脚并用,常常两个小时下来,演员们都已汗流浃背。尤其是彩排时,演员们不仅要穿着厚重的演出服,脸上还要涂一层不透气的妆容。虽然如此,演员们不仅没有退缩,甚至激发出他们“一定要演好”的动力。一出薄薄的台本,修改了上百次,甚至连感叹词用“啊”还是“哦”都要斟酌好几遍。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8年11月28日,《收黑虎》一鸣惊人,获得了评委和观众们的一致好评。大半年的编排时间,至今仍是这群演员们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哭过、笑过、累晕过,但一想到最终获得了认可,一切的苦难都变成了有趣的经历。”黄涌平静地说道。

免费教授居民
弘扬文化不忘初心

  2017年4月,天府新区川剧团免费川剧培训班正式开班,黄涌和同事们免费为想学川剧的华阳居民们进行教学。“学生最多的时候有40多个,年龄最大的有60多岁,最小的才6岁。”黄涌说。“川剧是咱们四川的一笔宝贵财富,事先问了娃娃,他想来学便陪他来学了。而且,川剧里面蕴含的历史知识非常丰厚,在学习表演的同时也增加了历史知识储备,实在是一举两得。”学生家长张阿姨说。
  “小时候喜欢川剧是因为耳濡目染培养出了兴趣,同时将唱戏当成了自己谋生的工具,真正钻研了一段时间后,川剧于我而言不再是饭碗这么简单。尤其是在华阳办了培训班后,我拥有了这么多学生,身上多了一种传承传统文化的责任。”黄涌说。值得一提的是,以前从未接触过川剧的文字工作者韦升普经过大半年的熏陶,也爱上了川剧。
  谈及以后的打算,天府新区川剧团的同仁们均表示,《收黑虎》的成功为2019年打响了第一炮,今年肯定会有许多的专场演出等待着他们。“在待演期间,我们还需要继续打磨台词、磨炼演技,争取表演得一次比一次好,让川剧在街道、社区的舞台上大放异彩!”

  华西社区报记者 胡慧媛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