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 民生·视点-
B4 民生·视点 下载PDF 下一版 上一版 |
B4民生·视点
  • ·蒲江再现大规模宋代“冶铁工厂”
  • ·新都举办杨升庵诞辰530周年学术论坛
  • ·去网吧担心手机安全?“安全盒”赶紧了解一下
  • ·社区之歌唱响温江社区发展治理乐章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蒲江再现大规模宋代“冶铁工厂”

遗址中并未见完整铁器、铁钱,或为“钱币制造厂”原料产地

蒲江铁溪村冶铁遗址发掘全景

蒲江铁溪村冶铁遗址使用的燃料—木炭

蒲江铁溪村冶铁遗址出土耐火石、耐火砖

  

■天府早报记者段祯图片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西汉时期,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人尽皆知,在汉代,如果有“福布斯”排行榜,冶铁大亨——卓文君的父亲卓王孙绝对能跻身前列。有书为证,据《华阳国志》记载,卓王孙靠主业之一冶铁“货累巨万亿”,成了亿万富豪。
  9月13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透露在蒲江县鹤山镇铁溪村再度发现一处大型宋代冶铁遗址,与古石山直线距离只有几公里,再度证实这一片区从西汉开始,就一直是全国几大冶铁中心。

功能分区
青杠树烧制的优质木炭为主要燃料

  《史记·货殖列传》记载,赵国不敌秦军的金戈铁马,于公元前228年灭亡,卓氏夫妻只得背井离乡、另谋生路,不想一路向西,竟走出一条“以铁致富”的道路。有一种猜测称,或许正是卓氏将赵地的冶铁技术带进蜀地,加上蜀地丰富的铁矿资源,成就了一个火红的产业。成都平原的蒲江、邛崃等地在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一直是西南地区冶铁业的中心,这一点在此次考古中再度得到了佐证。
  今年6月初,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对位于蒲江县鹤山镇铁溪村的文物点进行抢救发掘。“从发掘情况判断,该遗址活动面位于宋代地层之上,各遗迹内亦仅出土宋代瓷片,结合各遗迹形制,初步判断遗址时代为宋代。”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科技考古中心副研究员杨颖东介绍,遗址功能分区明显,目前可确认的有烧炭区、冶炼区、生活建筑区等,其中出土大量冶铁方面的遗物,如铁渣、耐火砖、炉壁、铁矿石、积铁块、燃料木炭等,通过对冶炼遗物检测分析和观察,可确认该遗址用青杠树烧制的优质木炭作为燃料,用赤铁矿铁石作为主要炼铁原料,且在冶炼过程中使用大量石英岩作为耐火石或造渣材料。同时,在铁渣中发现了大量处于冶炼状态的铁颗粒的富集。
  据此,初步判断该遗址为宋代生铁冶炼及制钢的钢铁冶炼遗址。

一个猜想
该遗址或为宋代“惠民监”所在地

  北宋经济凋敝,川陕区域成为了北宋初期国库的重要支柱,而在四川地区,铜钱已经不够用,政府大量铸造铁钱。宋代中央朝廷在川陕地区专门设立了三处铁钱原料地,宋代三大铁钱监分别为邛州惠民监、嘉州(乐山市)丰远监、兴州(陕西略阳县,宋代属四川利州路)济众监。据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龚扬民介绍,此次考古发掘的冶铁遗址,极可能是其中之一—“惠民监”的所在地。
  不过在目前的考古发掘中,依然有个谜题未解——考古人员仅在遗址中发现大量铁渣、铁块,并未见完整铁器、铁钱。对此,考古专家给出了两点猜测:其一此处遗址只是“原料加工厂”,基于安全和保密的考虑,做成的原料被送往另一处专门的铸钱地做成铁钱,其二也不排除后期遭到破坏的可能性。随着考古工作的进一步开展,这些谜团将得以解开。
  龚扬民表示,“结合考古人员近年在蒲江铁牛村、古石山等冶铁遗址的发掘工作,说明在蒲江县自汉至宋一直是重要的冶铁业中心,这为研究四川地区古代冶铁手工业增添了一处重要的考古实物资料,具有重要意义。”

小知识 冶铁考古

  冶铁考古人员在不影响文物原貌的前提下,取得铁器样品,通过金相显微镜观察铁器微观结构,判断样品是生铁、炒钢制品还是麻口铁,也可证明铸铁脱碳钢等制钢技术的存在。这就需要考古人员具有较强的冶金学专业知识。研究人员在制得金相样品后,通过腐蚀液进行特殊处理,在显微镜下金属晶体的结构便清楚呈现。冶金考古人员常选择不同时代的铁器,通过微观结构和表面特征鉴定其冶炼和加工技术,便可知晓铁器在对应时代的技术发展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