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 民生新闻-
B2民生新闻
  • ·你和网红歌手之间 只隔着录音师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五音不全的声音能变成天籁之音吗?

你和网红歌手之间 只隔着录音师

  

■ 天府早报记者 冯浕

  面筋哥、亮声open、郭聪明、高火火……在新网红时代,当修颜、滤镜等特效技术不断更新后,通过拼颜值获取用户关注的网红们已经不再有优势,想要脱颖而出,就必须有过人的特长。于是,通过演唱提升人气便成为了捷径之一。而当下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你与专业歌手之间就差一个百万级录音师”,这是真的吗?来看看成都的专业录音师怎么说。

音色音准能调整
情绪是后期制作不出来的

  “你与专业歌手之间就差一个百万级录音师”,无论你唱得多么不堪入耳,录音师也可以通过修音帮你调整出天籁之音,这是真的吗?10月9日,天府早报记者来到成都音乐人欣瑞的录音工作室一探究竟。
  当天,欣瑞正好约了一位大学播音系教师前来录制诗词。“不错,情绪很好!”“这里有点喷,可以再来一下?”欣瑞告诉记者,这位老师是专业的,所以录制过程才能这么顺利,不过这些声音仍然要通过后期处理,“这就像一个美女,拍照后仍然会精心P图一样,因为这样才显得更艺术。”他透露说,录歌和朗诵同理,但要更难一些,“因为歌曲是带旋律的说话,多了音准,节奏的东西。”
  此时,只见录音棚中的播音系教师不断变化着手势,时而摊开、时而摇晃、时而指向前方,“你看他就是用这些手势来带情感,他首先要做到的便是感动自己,然后才能感动他人,唱歌也是一样的,虽然不需要画面,但他们在录音棚中仍然是声情并茂的。”欣瑞说。
  五音不全、鬼哭狼嚎的声音真的可以通过后期修音变声天籁之音吗?对于记者的问题,欣瑞哈哈大笑,“这个说法太夸张了,凤姐永远也不可能变成林志玲,每个录音师都会喜欢天生漂亮的音色,当然音色不好、音调不准可以通过后期制作润色、优化不少,但是不可能完全改变你的声音,情感、咬字、语气等是后期制作不出来的。”欣瑞强调说,情绪是后期制作不出来的,这就需要录音师、制作人在录制过程中不断给予一些指导,以便于后期的调整,“歌手来录歌就需要培养情绪,每唱一次的情绪、音准、节奏都不同,可能你听到简单的几句,却需要在录音棚反复录制几十遍。”

成都录音棚一两百个
口碑靠设备和录音师技术

  天府早报记者在美团上搜索“录音棚”,发现成都相关的机构很多,“成都的录音棚、音乐工作室大约有一两百个吧。”欣瑞告诉记者,“做我们这行一方面是看设备,最重要的还是看技术和业内的口碑。”
  欣瑞主要是为艺人录制单曲、专辑,为电影、宣传片、专题片配乐,也会制作一些晚会音乐,此外还会为企业制作一些歌曲。”值得一提的是,欣瑞制作插曲的一部网络电影正好也于当天下午上映,他开心地介绍说。
  欣瑞直言,对大众录音接得比较少,也因此从来没有将自己的工作室放到网络平台上促销,“当然我这里也不乏一些业余爱好者过来翻唱歌曲,一些人喜欢把自己的声音留存下来,或是放到网络上,当然还有一些是录制婚礼歌曲,或是企业年会歌曲等。”欣瑞告诉记者,下午就有一对新婚夫妇过来录制婚礼歌曲,“现在没点才艺都不敢结婚了。”他笑着说,“其实只要不是商演,假唱还是很普遍的,不仅非专业歌手,就算是专业的,唱现场也有可能出现差错。”
  当天府早报记者提到网络上面筋哥、亮声open、郭聪明、高火火这些因为歌唱而拥有大量粉丝的网红时,欣瑞直言,“这些声音当然要经过后期处理,直播中一般无法修音准、节奏,但是可以对音色进行一些美化处理,视频录播的完全可以先在录音棚录制好,然后再对口型录制画面。录音的后期会对音准节奏进行修正,再对音色进行一系列的调制美化,再到和伴奏之间的一个融合。”不过他也坦言,并非人人都可以通过后期处理成为网红歌手,“本身的音色还是需要一定的功底,否则单靠录音师也是不现实的。”

关键词
价格
为歌手制作一首歌需数万元

  美团上的不少成都实体“录音棚”都提供提供单人单曲录制,售价从88元到300元不等。天府早报记者在某在线平台上搜索“修音”发现也有不少网店,一家月销量高达6万多笔的网店,提供包括作曲作词、编曲录制、后期混音、歌曲定制等业务,其中音频处理价格从10元到200元不等;网络发行级混音后期编曲价格1800元/首、出版级8000元/首;全民K歌、唱吧等歌曲录制30元—200元/首……
  对于价格,欣瑞直言“不好说”,“网络上几十、几百、几千的价格都有,但是音乐制作看的是作品品质,看的是专业口碑。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觉得300元录一首歌很贵,更不可能花几千上万元来录歌,但我们为歌手制作歌曲,从作词作曲到后期制作完成,通常需要2万—5万元甚至更高的价格,具体看制作方案。”
  欣瑞笑言,“你可能会觉得这行好赚钱哦,但其实过程是很复杂繁琐的,从作词、作曲、再到编曲配器、录音、混音、母带处理……真正一首好歌制作周期起码在20天以上,而且做音乐不是火锅,天天都有人会来吃,很有可能十天半月没一单。”
  欣瑞边说边打开记者之前录制的一首《月半小夜曲》演示说,“你看这些音调、字,都需要一点点地去修正,调整,而编曲更麻烦,每个乐器,每个音符都要自己去思考、编配制作。”
  记者发现欣瑞客厅整齐摆放着几盒药。“这些是胃药。”85后的他透露说,“我的工作挺忙的,白天要录制,晚上还要做后期,经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难免会忘记吃饭,所以胃不太好。”不仅如此,他还经常熬夜,“十一二点睡觉算是早的,经常都是凌晨两点才休息。”

关键词
理想
最大的理想是做一名出色的歌手

  欣瑞的工作室平日只有他一个人,一百好几十平的地儿,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我喜欢一个人安静做音乐,当然我身边还有一些同事,例如乐手,但他们都是有事儿才过来。”
  欣瑞大学学的是美声,“我从高中就开始弹吉他写歌了,后来大学也选择了音乐专业,不过是唱美声,后来又‘不务正业’自学作曲、音乐制作。再后来,又找了专业的老师系统学习,大学毕业后做就一直做录音师的工作。”未来,欣瑞的理想是做一名歌手,“我很羡慕像陈绮贞老师
  那样的歌手,没有什么商业炒作,就是用心唱歌、做音乐。却拥有一大帮铁粉,演唱会都爆满。”
  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关于欣瑞的介绍是“歌手、词曲创作者、音乐制作人”,代表作有《单骑的旅行》《天台》等,虽然理想是歌手,但现实中欣瑞还是把自己定位为幕后人,在记者的采访中也不太愿意露出正面,“音乐就是我的理想,可以以此为伴就挺好。”欣瑞说。
  有趣的是,记者在欣瑞的朋友圈看到他曾在9月30日发布过这样一条信息:“唱不来歌,我一句句教你,一句句录下来给你拼,后期再挨字儿给你修音,只要你对自己有信心,我就对你有信心。”这大概就是一个录音师最好的成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