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5 特别报道-
B5特别报道
  • ·从书信到微信 天涯变成咫尺间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通信大哥”太升南路见证了手机迭代更新

从书信到微信 天涯变成咫尺间

微型通讯博物馆展出的公共电话

  1993年,成都太升路自发形成的通讯一条街

  大哥大和本田摩托,是当时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微型通讯博物馆展出的部分手机和传呼机

  

■ 天府早报记者赵霞实习生刘宇
  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其中最显著的一个变化就是通信方式的变迁。作为成都市乃至西南地区的“通信大哥”——太升南路,见证了时代赋予通信的神奇力量。
  太升南路位于成都市青羊区,在这里不仅是能看到手机发展史的缩影,更是能找到成都近百年通讯事业发展的轨迹。这个片区设立了第一个国家邮政局——大清邮政成都分局;80年代,成都电信局在太升南路建立无线寻呼中心;90年代,手机浪潮来袭,太升南路摇身一变成了手机一条街。这里见证了几次手机迭代更新的革命,见证了无数个手机品牌从落地生根到风靡一时再到黯然关门,也见证了自己的兴衰。

火爆的1997和2007从传呼机到智能手机

  一提起太升南路,许多人更愿意称它为“手机一条街”。这条不足一公里的街道,曾经是西南地区最大的通讯设备的聚集地。整条街挂满了广告横幅,吸引着来自各地的买家,淘相因、买新款。现在这条街虽然鲜有当年人头攒动的景象,但街边店铺张贴的“手机回收”非常显眼,还在提醒着人们这条街道和通讯业交织百年后留下的种种痕迹。
  1983年,上海开通第一家传呼台,开启了中国的传呼机时代。两年后,成都也拥有了自己的首家传呼台。而后,这个只有几个简单按键的小东西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了大众的生活里。
  蒋琴,1997年来到太升南路工作,销售传呼机也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她自豪地告诉天府早报记者:“我们卖传呼机的时候是最辉煌的,单是传呼机入网收费生意都好得很。”作为为数不多现在还坚守在太升南路的店主之一,她笑称自己“把青春都奉献给了太升南路”。回忆起当年传呼机的时代,蒋琴说:“当时这条街几乎家家都卖传呼机,我们一天就能卖出20几台。”
  在那个时代,大家喜欢把传呼机别在腰间,再配上一条明晃晃的链子,这就是“身份”的象征,十分洋气。1994年,中国迎来了2G时代。蒋琴的店铺紧邻成都第一家电信局,这里也成为了太升南路非常热闹的地方。营业厅里销售的手机不能讲价,蒋琴的店铺不仅有优惠,服务态度还好,生意自然源源不断。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店铺,加上十来个人照料生意,还经常忙不过来。店铺虽小却分区明确,“我们要这样缩起来走,才能过得去,挤得很!”
  这样的好景一直到了2007年前后,iPhone4的发布带来了智能手机的革命。按键手机被逐步淘汰,更大的触控屏幕、更高清的前置摄像头和更多样的功能成为了手机用户们的挑选手机的标准。“2007年在苹果商店门口排起长队的人们,有着和当年在电信局门口排队等着放号的人们一样的热情。”蒋琴感叹到,是他们共同见证了21世纪之初手机的迅猛发展。

国产手机的华丽蜕变“山寨机”走向“科技机”

  伴随着智能手机普及化,国产手机也给人们带来了惊喜。1987年,作为先驱者的摩托罗拉进入中国,并在此后的很长时间内,和诺基亚、三星等国外品牌占据了中国手机的绝大部份的市场。但因为过高的价格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蒋琴告诉天府早报记者:“当时三星有一款‘阿玛尼’手机,在当时售价要一万多,许多人觉得花这么大价钱买一部手机不值得,就会选择山寨机。”国产山寨手机以和大牌手机高度相似和低廉售价的优势在市场上很吃得开,唯独在技术方面有所欠缺。而在苹果手机登陆中国后,国产手机便遭遇了空前的危机。
  经历了艰难时期的国产手机厂商们开始找寻自己的定位和战略,并且专注技术创新。小米、OPPO等手机品牌的出现是国产手机品牌复苏的迹象。近年来,华为、vivo等一系列国产手机的崛起,成功打破了三星、苹果等手机的垄断局面。有数据显示,在2017年中国手机销量排行榜上,华为以1.02亿部的销量排名第一,销量份额为23%,OPPO、vivo分列第二、第三位。
  不仅如此,国产手机也因为更智能化的设计和更划算的价格远销海外,深受欢迎。成熟的技术和生产制造已经俨然成为了一条完整的手机供应产链。

辉煌的过去

  据相关数据显示,在太升南路的“黄金期”,作为西南地区最大的一条手机街,这里占据了成都通讯市场份额的90%,西部通讯市场份额的30%以上,年销售额超过70亿。那时,在这条不到1公里的街道聚集了2600家商家,最高峰的时候一天人流量有约近70万人次。

微型通讯博物馆将亮相每部手机演绎一个故事

  以改革开放40周年为大背景,一座微型通讯博物馆即将在青羊区太升路街道升平社区亮相。升平社区书记邓珊珊介绍说,这个构想大约在半年前成型,之后他们便开始着手准备和规划。届时,会展览出带有时代印记的各种通讯工具,大到电报机、摇把电话,小到传呼机和各式各样的老手机。天府早报记者看到目前收集到的手机种类已经相当丰富了,翻盖的、旋盖的、全键盘的、触屏的,有些手机上还挂着漂亮的彩绳,证明这部手机曾经也是使用者精心装扮过的“宝贝”。
  “这些都是社区内的居民们‘寄存’在我们这里的。”邓珊珊笑着说,因为街道的商业特殊性,很多居民大多都是原来手机实体店铺的商家。社区在征集旧手机时,很快就得到了响应,“居民们将他们的旧手机交给我们的时候,都讲了很多故事”。她拿起一部诺基亚滑盖手机,“这个手机在当时是个‘万元机’。这部手机的主人说,那时有事没事都会拿出来滑几下,显摆一下。他们现在说起来,脸上都是自豪的神情。”邓珊珊告诉记者,开办这个微型通讯博物馆,目的在于唤起人们的记忆,“每一个手机都是一个回忆,对于一些人来讲,这可能就是他的青春年华。”
  在谈及太升南路的现状时,她有些遗憾:“不能否认的是,现在互联网和电商对于太升南路的实体店铺确实存在有一定的冲击。”但她表示,商家们也在积极的应对和转型。为青羊区构建“两带、两城、六区”的服务业发展格局,以及未来青羊“双轮驱动”经济发展打下良好的硬件基础。

未来

  近年来,青羊区针对太升南路的城市形象提升和产业转型升级的道路上,以提高产业质量和效益为核心,瞄准产业高端和高端产业,将街道风貌整治、硬件环境提升作为推动太升路整体商业圈的二次更新的转型路径。
  青羊持续提高楼宇经济发展质量效益,推动楼宇改造更新。恒大中心、泰丰国际、雄飞中心摘下“一超二甲”。一栋栋商务楼宇,已经不再是一个个单一的发展个体,而是事关青羊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此,青羊全面推动楼宇项目“建、转、改、升”,坚持产业导向、功能分类、集群集聚、彰显文化,持续提升楼宇经济发展质量效益。